有所謂的港漂動員同胞投票,這件事很有趣。就像當年香港人深圳嫖妓一樣,是一項低成本,高滿足的活動,這樣有益身心,舒緩神經。至於所謂的港漂和深嫖,也是在一國兩制創造出來的混水中摸魚。港漂投票當一回主人翁,也像當年的香港人在深圳花幾個錢做大爺一樣。港漂付不起在中國做主人翁的代價,只能在香港開心一下,

中國也有人大代表,中國人也可以去選舉人大代表,可惜那些人大代表也只不過是扯線木偶。中國人來了香港才能坐一會主人翁,做一日新郎,恍如昔日深圳嫖妓的雞蟲一樣。平時打飛機,到了深圳嫖妓也是做一日新郎。可喜可賀。

港漂可以投票,要多謝鄧小平提出的一國兩制。假如當年鄧小平說,沒有一國兩制,回歸就是回歸,一國一制度,這樣香港深圳一體化,也不用漂了,漂的感覺很淒涼,就像那句詩,身世浮沉雨打萍。沒有了漂,只剩下了嫖。

不過鄧小平是走資派走狗,違背毛澤東的革命精神,也要批鬥。而港漂更加是背棄毛澤東革命精神的走狗,也要和鄧小平一起被批鬥,被批鬥時,記得叫兒子爬高一點才跳樓,不然會變成殘廢,這樣就不好了。所謂打虎拍蠅,資本主義走狗不論大狗還是小狗,都要把他們的狗頭砸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