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篇文寫係補選日,選舉未完時,依篇文當我寫俾泛左支黃:

贏又好,輸又好,泛左支黃嘅「拉票」(或者叫屌票),就已經令泛左支黃同本土關係再拉開距離。老實講,我就唔樂見嘅,但當擁有權力嘅一方,唔嘗試懷柔,就算所謂道歉,亦明顯只為選舉而做,一而再,再而三,用怪責,用強硬態度,甚至用投共,資敵罪名去恐嚇,又點會令人心服?

用堂主嘅形容:「泛民嘅小朝廷」,依個小朝廷嘅人,定係當中君臣民,到今日都唔願意面對,或者去理解:

「有人寧願攬炒,都唔願意支持泛左支黃。」

佢哋就好似覺得:「我反政府,我爭取民主,我係反對派,你哋仲唔滿意?你哋唔投我,就係你哋問題。」一直只係打緊小朝廷嘅算盤,好多說客同支持者都係,以依種前設先行,最後產生一樣嘢叫:「傲慢」

但佢地用「大義」、「民主」、「團結」、「香港前途」去掩飾佢哋嘅傲慢,或者應該講,佢地以為自己,好民主,好有道理講依啲,沉迷係依個氣氛,但佢哋嘅表現出嚟傲慢。

當大家指出泛左支黃嘅問題,泛左支黃由領袖到支持者只想反駁,而唔願意面對,而對問題就選擇置諸不理,一日都理解唔到大家嘅憤恨,或公開承認當中原因,甚至進行改革,泛左支黃都無辦法,取回六四比優勢。

所以今次補選,所謂「焦土」係表象,因為激烈先令大家睇唔到,實際對泛民最大傷害,係溫和派嘅流失,只係係「焦土」嘅爭議下,將依個問題顯得無咁重要,但實際對比本土派唔投泛民,溫和派對泛民嘅失望,先係對泛民最大傷害。

而佢地失望嘅原因,未必係本土講嘅原因,可能係政策前後不一致(如派錢,規劃),原則處理(如初選機制被挑戰),政黨人士表現(如楊岳橋丶李華明等人無法擔當領袖工作),與及決策問題(如民主300+成員問題),而泛左支黃只係著眼補選,對呢啲危機視而不見,當政黨同政客都咁樣,一班說客同支持者,又點會放係心到?

為咗依場補選,唔計同本土,單單係泛民內部,就已經做成幾多矛盾同衝突,有共同目標,又唔影響自己利益,就可以互相妥協,就好似當年新東補選,俾佢地捱過補選,但到正式選舉呢?

一路以來各黨各派都有問題;一場初選,就將老泛民,同新泛民嘅對立浮現;民主300+內部矛盾;雷動計劃造成嘅混亂;范國威同民主黨恩怨;楊岳橋嘅雷聲大雨點小;民協損失慘重;社民連蜀中無大將;民主派嘅基本盤越縮越細。依啲問題越擺就越嚴重,唔係搵本土派祭旗或者不斷反政府,就可以平息。

輸好,贏好,依啲問題唔係夾埋本土派嘅支持就可以處理,亦都唔係外人可以處理。

寫完嘅時候,應該差唔多選完,對泛左支黃黎講,贏又好,輸又好,都唔會有好結果—

贏嘅,係有返議席,但得益嘅人係非傳統民主派,甚至係民主黨嘅頂心杉,到去返正式選舉,係咪要「留」返個位?而且一贏左,由民眾到政客,都會麻痹大意,將自己問題又一次無視,亦大條道理唔理乜嘢焦土,或者溫和派嘅失望。

輸嘅,佢地會將矛頭指返本土派,第三路線嘅唔支持,令支持者唔會將選舉責任,放係「泛民政黨有無用全力助選」,有無用樁腳動員,將矛頭放去外面,然後係議會依舊無表現,有乜問題就賴個補選失敗,就算唔關人數,分組點票,俾人剪布,都會咁講。

係我個專頁,好多泛左支黃支持者,走上黎講白票焦土唔啱,但每當我問佢地:「點解啲人寧願攬炒,明知會仲惡劣,都要主張投建制,都唔益泛左支黃?」

無乜人願意正面答我,我都相信無乜政客願意答,因爲佢哋一係知但扮唔知,二係知而唔去了解,三係唔知而唔想知。

最後語重心長一句,承認問題先可以解決問題,就算本土派,第三路線都有好多問題,但泛左支黃嘅問題,已經係十幾廿幾年嘅問題,牽連甚廣,廿年嚟泛民嘅不進則退,係擺係眼前嘅現實。

只不過,係老人主導下,寧做錯,莫認錯,依個道理我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