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稱帝聲明後嘅第二朝

過去幾個月嘅局勢,發現一個好有趣嘅現象。在筆者年齡層中嘅深黃人仕(無論有冇公開承認),對每一個發展都睇得遠比淺黃或淺藍淡。我哋並非覺得近幾個月嘅發展唔負面,我哋一樣知道情況不斷惡化,但係當淺黃係度「drama queen」,歇斯底里咁話「最黑暗的一天」,我只係默默計算,手上籌碼仲淨番幾多,點樣儘量拖長戰線,等待轉機,以實踐「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尤其意氣風發咗幾年嘅淺藍人仕。我身邊嘅唔少人,都係外國讀書,受惠於英美全球體制,分分鐘以XXX名大學生嘅名義,成為中資公司嘅駐港買辦。佢哋調轉槍頭話英美沒落,數落筆者依堆人不識時務,不識大體。到今日佢地個偶像終於露出狐狸尾巴,公開稱帝之後,睇到佢地今日果份失望,我成朝係度偷笑。諗番游蕙禎俾人DQ之後,我係現實生活俾人笑足半年,其實真係有份衝動,想笑番佢地轉頭。

不過我冇。筆者一輩嘅深黃,好多都係深思熟慮,先至選擇依條路。我明白缺乏制衡,再好嘅發展都補唔番幾個傻佬嘅愚蠢;同淺黃唔同,我哋只係冇咁大嘅宏願,幻想七百萬人可以直接改變十三億人嘅體制,所以但求自了,將來局勢改變,香港真係係華人世界重新有話語權,先諗諗點樣去幫北方鄰國。用佛教話語,我哋係追求小乘佛教嘅羅漢道:先搞掂自己先再算。

其實依幾年嘅發展,放係歷史長河,並非孤例。同治中興,清朝一度工業化,擁有全球第三,全亞洲第一嘅艦隊;蔣介石北伐,之後黃金十年,令上海變身遠東第一大都會;甚至當年嘅希特拉,亦將德國由第一次大戰和經濟大衰退嘅廢墟之中拯救出來。但係專制政權嘅軌跡,早就前定。到佢哋自信經濟實力夠強,自然會實行佢哋嘅一套。

雞蛋面對高牆,幾時都係靠對方犯錯。而專制政權最大嘅弱點,就係唔可以承認錯誤,要改都係往往改得太遲。單論一孩政策,要維持人口不跌,社會需要每個婦女平均生2.1個小朋友。就算全國婦女都響應現行新政策,都需要5%嘅女仕超生到第三個,先有2.1嘅出生率。如果計埋正常社會約10%同性戀,另外10%係主動唔要小朋友或生理不能或不宜有小朋友,其實社會需要兩三成家庭有三個小朋友,先可以維持出生率。故此,幾年前要挽救人口危機,唯一出路係完全放棄官定指標,俾有愛心嘅家庭想要幾多個就生幾多個。但係政權唔可以承認犯錯,就連改牽動國本嘅政策,都要改得勉勉強強,長遠並無實效。(假如係民主國家,首先唔會有依種政策。就算有,只要一次選舉,對家上台就咩都改到。所以有謂民主國家有自我改錯能力,所以係歷史長河,韌力最高。)

限制自由、破壞規矩、到公開稱帝,未來幾年未必會停。但係到咗依一步,將國運寄於一二人手中,只會令體制更不穩定,出錯或者會更多。依點,就係我哋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