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硬

立法會一地兩檢草案委員會召開會議,實政圓桌田北辰不滿今早才收到開會文件,缺乏足夠時間閱讀和消化。

其實,港共根本不想議員就有關議題認真深思、研究,最好別提出異議,乖乖舉手支持就行。立法會人大化,不只反對派遭殃,建制派亦不見得有利,田二少僅初嚐苦頭而已。

涂謹申問:「《基本法》哪一條給我們這個權,可以將香港某一個地方剔走,不實施香港法律呢?」僭建驊回答:「我舉一個例子,最低工資這條例,沒人會去找究竟最低工資在《基本法》內哪一條條文寫到可以立一個最低工資,為何大家不會針對這個呢?」

簡直比擬不倫!

立不立最低工資屬於香港內部事務,按照《基本法》第 2 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設立最低工資條例絕對無問題。

相反,設置「內地口岸區」乃人大「一言九鼎」的決定,跟《基本法》第 8 條「香港原有法律……予以保留」、第 18 條「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第 22 條「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明顯抵觸 (曾鈺成亦明言「基本法沒有為實行『一地兩檢』留下空間」)。加上先例一開,「所有關口,係咪全部可以做一地兩檢?」(陳淑莊語) 香港邊界遭去除,大家當然要特別針對。

比擬不倫都算,還要說:「市民可自行選擇是否乘搭高鐵進入『內地口岸區』」,強制徵稅以補貼高鐵工程超支,卻擺出一副「你那麼怕可以不坐!」的姿態,日後不使用高鐵的市民,變相被港共打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