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世當如王克勤 – 寫在 2018 國際母語日

《詩》云:「鶴鳴於九皋,聲聞於天。」香港浸會大學基金校友委員會王主席克勤賜教本人一事,見諸《明報》、《自由時報》、《聯合早報》、《环球网》……傳遍大江南北、海峽東西、國門內外久矣。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袋前輩「錢」落袋,多多益善,豈宜自限於一面之緣?《左傳》則有云:「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特此採擷王克勤( Sunny )先生修身齊家、治企走天下另外兩點值得學習之處,分贈各位讀者,借花敬羅漢。

儘管佢生於北平,母語近乎普通話──自幼講得一口京片子,絕非其成功之道。《易傳.繫辭上》有云:「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普通話亦一件用以傳情達意之工具,如是而已;況且有識之士,幾曾以京片子論英雄?康南海、章太炎、梁任公、錢賓四、饒宗頤諸先生,授課語言就各有千秋;夠資格詬病佢哋國文素養或國民身分者,倒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子曰:「君子之學也博,其服也鄉。」我睇道之所存、師之所在,其中一處,正在人入鄉隨俗之心──話說克勤先生兒時「滿口京片子,與老師雞同鴨講,要留班降級」,竟贏盡中學校長、老師、同學信任當選學生會主席,復對全港聽眾講得一口地道而流利粵語──可知呢位嘉士伯啤酒廠香港有限公司大中華區總裁萬里之行,始於學好廣東話一步。新來港留學生、想來港求職者,宜以斯人為鏡,正衣冠明得失。

基金會《電子通訊》又謂 Sunny 「為嘉士伯開發大中華區,管理層選擇了生活條件較落後的大西北路線,拓荒過程,絕不輕易,王校友的足跡遍布雲南、西藏、甘肅、青海、新疆等地,一年四季在超過十個省往返奔走,適應各地的文化習俗」。箇中義諦,豈「學好普通話,走遍天下都不怕」一言足以蔽之?非也──心田不拒別樣花,走遍天下是吾家,則有之。回顧網頁相中人,不知天涯何處覓得一場雪,為當日錄音室對面,此君雙鬢,染上好幾度春秋;許是丹麥東家與同事耳濡目染,陶養出此身淨色冷衫配搭細呢頸巾,樸實不失優雅地老去。然則人如英文名,透過兩重鏡片,我見一雙不獨漢人擁有黑眸,時刻牽動整張笑面──日暖我想像中,昆明圓通公園裏和唱「春光似海,盛世如花」,欲「桃李無言」而不能,一浪一浪海棠潮;少年倉央嘉措蜜蜂夢裏,開滿一丈高花莖上,與六世達賴喇嘛千百化身熱戀,一朵一朵蜀葵;香香公主喀絲麗一瞥花影、一遇花香足矣,今兒摘了明年未必一樣的開,芳飄二十餘丈峭壁下,崖上雪中並蒂蓮……百花齊放,好一片洞天福地!園丁進滇則滇之、進藏則藏之、進於回部則回部之……不異五十六年前,進於香港則香港之,一顆初心。

其次請言彼飲水思源之德。東坡有《和子由澠池懷舊》詩云:「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往日崎嶇還記否,路長人困蹇驢嘶。」若夫克勤先生,麗澤中學梁逸芬校長支持佢改革學生會、我校謝幼偉校長身教演說技巧、大年初二向雷諾煙草老上司拜年、三洋電機日本人上司寫信講幕府大將軍敗走山谷故事、嘉露姐快人快語每個月光顧四百桶啤酒、 Jesper Madsen 先生候機室內暢談湖邊釣魚中國夢……都記得一清二楚,如數家珍:「人生就好似一本紀念冊,回望每一頁,我希望新一頁比舊一頁,增添咗新元素。」「做人要有始有終,冇浸會,都冇今日嘅發展。」大丈夫孝敬母語,亦當如是──呱呱落地之際,人間世之於一個嬰兒,不過一片無窮之荒涼、無盡之陌生;牙牙學語以降,我與世界始漸熟,世界於我始漸暖。一朝學得二三語,飛上枝頭嫌母醜,當初救命索,棄捐篋笥中──刻薄忘本、忤逆非道,何以為人?是以戊戌狗年,車大元帥諭香港市民:「頃畝之田歲月深,祖宗創積到於今。勸君勿論多和少,寸土原來一寸金。」今夕國際母語日(2月21日),正值正月初六;翌晨即初七人日,其意不亦人不學母語,無以言更無以立?不憚其失也巫,訴諸讖緯之說;願母語萬歲萬歲萬萬歲,為人類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