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老二是極權統治下,獨裁者塑造出來的偶像。無論是膜拜還是打爛,都是基於利益之下的行動。就像毛澤東一樣,毛澤東雖然死了,不過他還是活著中國人的心中,無論是大救星還是大魔頭。他就像孔老二一樣,雖死猶生。

毛澤東對儒術認識很深,他自小是受儒式教育,童年也在宗族強大的農村中成長。毛澤東認識儒術,利用儒術煽動紅衛兵。打倒孔家店的事,也是毛澤東以儒制儒的手段。在稱號方面,雖然毛澤東不是「至聖先師」,也不是「萬世師表」,但至少也是個「偉大導師」。歷代皇帝都給孔老二戴高帽,林彪等人稱呼毛澤東為「偉大導師」也是學習歷代皇帝尊孔的手段。毛澤東是「偉大導師」,孔老二是「萬世師表」的本質還是一樣的。

「天不生仲尼 ,萬古如長夜」,「毛澤東是人民的大救星」雖然生了仲尼,萬古還是很黑暗的,毛澤東也沒有打救人民。孔老二是聖人,毛澤東是偉人,不過他們也是柳下跖口中的大盜。聖人和大盜的身份,是可以共存的。名非恒名,大盜和聖人的稱號,也不必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