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大將普通話課程合格作為畢業要求,本身已經備受爭議。

雲海說得好:「有無聽過美國大學要求本地生若果要畢業,必須修讀法文或西班牙文而非英文呢?」粵語拼音及中文課程合格,要求尚算合理,但土生土長香港人必須懂普通話,未免要求太過。

退一步,假設校方是為學生前途著想,其應該把苦衷解釋清楚,而非讓學生猜疑有關安排帶有政治動機。其更應該給予學生自由去選修,須知非個個畢業生都立志赴中國大陸工作。

本來設置豁免試,的確讓學生有所選擇。可是,考核內容比國家語委水平試還要深,這等於強迫學生修普通話課程。

最荒謬是,大陸學生與外地生竟無需普通話達標即可畢業,要求只對本地生有效。本地生佔領語文中心,甚至爆粗,一方面是抗議校方無理安排及家長式思維,一方面控訴浸大帶頭進行族群歧視。其激憤未嘗不情有可原。校方即時要做的,是虛心了解學生不滿情緒所由來,決不是現在的停學、譴責。

浸大校長錢大康會見傳媒,表明參與佔領及爆粗的兩名學生 (學生會會長劉子頎、中醫系學生陳樂行) 違反學生守則 (code of conduct),基於校規列明學生要尊重教職員及不得威脅其人身安全,二人即時停學。

民國年代,大學祭酒如蔡元培、蔣夢麟等,無一不站到學生一邊。今天錢大康卻與學生對立,視學生為敵人,認真諷刺!

多年前引爆國教風波的《中國模式 – 國情專題教學手冊》,編製者為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中心。浸大染紅親共,早見端倪。觀乎左報及《環球時報》連日狂轟,越見「此地無銀三百兩」。

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撰<培養大學生道德操守,社會及政府也有責任 >,其中說:

「特別感難過的是,這幾天社會中不斷有人施壓,對這些同學落井下石,要求開除他們學籍等等。浸會大學內的事,應交由浸會大學按既定程序處理。社會中人若覺得受良心催促,非要指責他們不可,我懇請大家環顧社會內,有沒有其他事更值得大家譴責?

有些成年人不斷感嘆,香港的年輕人道德質素不斷下降,我想問:香港成年人自己的道德質素就很高嗎?還是比年輕人更不堪?當大學校園內有些年輕人出了一些事,社會中就有些人出來,千夫所指,欲把他們置於死地不可。但成人世界中,特別是位高權重人士,如代表正義公平部門的高官,涉嫌多次知法犯法,竟然可以安坐其位,日後以法律正義為名,起訴香港市民!如此極荒謬及嚴重事件不去指責,卻轉移視線,來指責幾個大學生!

……年輕人爆粗,至少還率直。社會賢達或政府官員講話溫文儒雅,但若充滿謊言歪理及說非成是,我感到更大冒犯。欲借浸大學生會會長爆粗而想把浸大學生會置於死地,這個舉動反映成人世界的奸詐。

……真正關心年輕人道德操守的社會中人,請先去掃蕩充斥這個社會的歪風,讓年輕人有一個健康的道德環境來成長。

大學內紀律嚴明,政府高層內就寬容由知法犯法者來執法;在這個荒謬的社會,教育工作者只能感到氣餒。」

人話該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