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裡雞作反 – 民主派的不民主初選

老實講,他們不斷講資格,同政治倫理,係非常令人嘔心,因為他們直接排除了本土派,就將該議席視為自己應份取回,這不是侮辱,而是他們的虛偽表面,加上初選後的事,泛左支黃還算一個,可靠或可信的政治勢力嗎?

件事簡單講,就係初選完畢一日,姚松炎身邊嘅人,就用Plan B係遞補機制去放風,質疑馮檢基能否成為Plan B人選。而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就立即批評放風嘅人,不守協議等等,並在辣椒文集放出初選協議內容。

問題在那?

初選協議當中,規定參與初選者,而及相關組織一定要支持初選勝出者,而參與者都不可以參加往後的補選;同時候,在初選協議當中,亦已經安排遞補機制,當勝出者被DQ,次名頂上,但當中出現兩大漏洞:

1:無簽協議者,特別是獨立人士,可以不用守協議,即如果有人真是不認同馮檢基,可以自行出選。

2:協議當中,無明確表示當實行Plan B時,Plan B人選就等同初選勝者地位。

前者最大問題係創造了,一個非常大的灰色地帶,因為姚松炎係獨立人士,他不是政黨和組織,就算他身邊人講甚麼,做甚麼,只要他們沒有簽署,就算本身他們有密切關係,他們只是義工,根本無法譴責,政治倫理?有利自己就倫理,無利自己就輪你。

後者問題係,我認為當初協商中,所有人都非常理所當然覺得,因為今次是圍內初選,無人會反對遞補機制,同應該會自動自覺支持所有安排,誰知道有人就鑽漏洞,而且一鑽,甚至他們都不自知,已經連初選本身如紙般薄的公信度,都隨時因為他們的出爾反爾,將未來的初選機制一舖清袋。

來到這裡,我們先想一個問題:「為何他們要冒險推翻協議?」又或者應該問:「他們憑甚麼去推翻協議?」

無他,兩個字:「選票。」

我想沒有人估到馮姚差距如此大,你試想想下,如此差距可能在10%或樓下,放風者還會堂而皇之說:「選舉結果證明馮檢基不得民心。」嗎?其實講到尾就是,挾民意去推翻機制,恃高票而目空一切,再俗一點:「我高票過晒你地,有乜嘢都係我地話事先。」

而對我來說,這是一個毫無智慧,同目光短淺的政治決定,不論放風者的居心如何,他們放風一刻起,就直接分裂新舊泛民陣容,就算馮檢基自願退下,最後泛民上下妥協,矛盾就已經埋下。

而本身這個初選,是毫無民主性質可言,45%電話調查,10%政黨及組織票,我估計很多民眾,是看到結果才知道,原來實體投票是不過一半比重?甚至事後才知道,還有兩種方式有比動。前者以電話調查當選票,後者即功能組別的公司票,加上遞補機制,連當初最反對的方式,都用在自己的初選當中,又叫人如此再信,他們口中的民主?

而更重要,大家覺得初選是:「選出大家勝算最高。」不是因為能力,不是因為政見,純粹為勝算高,這是民主選舉的意義嗎?

現在的局面就是班人,用選票一口咬定馮檢基無勝算,他們更一口咬定,去投姚松炎的人,是不信任馮檢基,所以不會投他,而因為他們有壓倒性優勢,票是投給他們,所以他們任意演譯選舉結果。

當我退一步,幫他們想理由:「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初選內容不民主,推翻已簽署協議,你們用完非常手段,破壞民主的方式,都解決不到問題,反而將問題惡化,這就是泛左支黃的政治水平。

我們可以從當中學到,好多政治教材,負面的政治教材:

1:任何政治協商,千萬不要抱理所當然,正如當初本土內戰,熱普城分裂,泛左支黃初選協調,一切都抱著一種理所當然,甚至圍威喂心態,而忽略一切可能性,不正視分歧;正如民主動力,就以為大家必定不作異議,亦忽視大眾對馮檢基的不信任。

2:有問題就提出,有不滿就坦誠,件事係初選前,就已經埋下問題,就是泛左支黃對馮檢基的不信任,初選前處理不到,也無法期望現在解決到。

3:永遠記得,任何大小政治行動必定有後果,今次放風,小影響可能彼此有心病,大影響是影響整個泛左支黃的內部,日後協調的公信度等等,試想想放風者,打算將白紙黑字的結果推翻,日後的影響會如何?

還有很多,但今次最重要是:「誠信問題」對公眾,他們的行為就已經辜負了,民眾對民主選舉的期望;內部來說,有人想推翻白字黑紙的承諾,不要說合作,甚至連溝通都會受影響。

今次亦證明了,如果要和這班人合作也好,對話也好,真是不能盡信,也必須提防。有人說要和解,和解?不了,我怕一會又有人說我有民意,就推翻協議。

不要以為像民主黨這些人,他們支持Plan B就是好人,他們有份同意一個,違反民主原則的初選,本身這個同意,就已經有問題。
到最後,叫大家如何信任這班人呢?

初選協議問題:

放風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