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消失的世界

人為什麼一定需要睡眠?姍姍當然知道是因為人要修復身體機能,但姍姍想表達的是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把人類造成天生就是不用睡覺呢!時間這麼寶貴,我們在睡覺時又會失去意識什麼都做不了,而且如果要你找一個形容詞去形容你入睡了時的狀態,你會如何形容?姍姍就不懂得描述啦。但這麼虛無的事情,卻佔據了我們人生的三分之一耶,姍姍覺得睡覺太浪費時間了。

還好在姍姍28歲生日那一天,她的姨媽送了一盞由七彩玻璃拼湊而成的小明燈。姨媽當時在她耳邊說只要把燈開著,她就算失去睡眠都可以一直生存下去。當晚姍姍就迫不及待嘗試過了,她就在黑暗的小房間裡,看著那盞小燈映出瑰麗的燈光看到入迷,就這樣度過她睡眠消失了的第一天。

今天,是姍姍脫離睡眠日子的第一百二十一天,她還是好興奮好高興於自己不用睡覺這事情上,在她的世界裡,令人陷入虛無時空中的「睡眠」終於消失了!

她其實很喜歡一個人獨處的寧靜時光,感覺很圓滿,她可以隨心所欲地自由做事:每晚閱讀那堆積如山的小說、觀看YOUTUBE裡的人生百態,還有收拾凌亂得很的書桌,這是她最愛做的事情,因為總有很多驚喜的發現:「哈,我有買過這東西嗎?我都忘了。」

白天我們都要花八、九個小時在無聊的工作上,下班後如果就只是吃個飯就要洗澡、睡覺就太可惜了,現在姍姍都會很珍惜地一寸一寸慢慢細味每一個不用睡眠的夜晚,享受沐浴在自由的時間之中。

直到這一天,姍姍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

———————————

姍姍一共與三位男生交往。初戀男友是她中二時認識的,他是學校裡有名的跑步健將,每逢運動會他都會拿下所有跑步項目的冠軍,當時姍姍非常崇拜他,也很迷戀他活潑開朗、在哪都是目光焦點和炒熱氣氛的個性。一度她以為他就是她的永遠,可惜在交往半年之後,姍姍發現他是一個控制慾很強的男友,最後在她主動提出分手時,他雙眼通紅,含著不甘心的語氣說過:「你是我的,你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

第二位男友是她在大學最後一個學期認識到的,他們邂逅於一個校內的聯誼會上。因為初戀時遇上恐怖情人,在選擇第二位男友時她故意挑選與初戀男大徑相庭的男生,他是一名攝影愛好者,性格雖然很文靜,在人前惜字如金,但在姍姍面前卻話多得會手舞足蹈地大談他的日常生活或旅行趣聞。姍姍愛他的反差,她愛他只有在她面前才會表現出的另一個樣子,這是只有她才能獨享的小秘密。但最後也是姍姍主動提出分手,因為他太依賴她了,一開始這是甜蜜,但她受不了每件事情都要二人行,她需要和朋友相處的時光,她也需要獨處的一人時間。

現任男友是姍姍在銀行上班時認識的,他們已經交往了兩年,四個月前男友在白茫茫的雪地上和她浪漫求婚,這是她夢寐以求的求婚方式,她只有跟攝影男友提過,可惜他跟她到不了這階段,但幸好這個他卻做到了。

再過兩個月他們就會一起牽手步入禮堂,同共開展他們人生的另一階段。她的現任男友——阿真是她遇過最好的男生,他個性溫和、從不向她發任何脾氣,也會開玩笑哄她開心、讓她在情緒低落時笑顏逐開,而且他做事情獨立又成熟,簡直就像完美情人。

但就在姍姍人生中最為幸福快樂的時候,她開始每天都會收到一封初戀男友寫給她的信件……「你還記得我嗎?聽說你要結婚了,那個男人真的有比我好嗎?」、「為什麼當初要和我分手呀,而最後你卻選了這個男人結婚?你不要給他騙了,他沒你覺得的那麼好。」、「你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

一開初姍姍沒有告知阿真她一直收到初戀男友寄出的信件,直到婚禮前一星期,姍姍愈來愈怯慌和心神恍惚,亦開始會頻繁地冒冷汗和手震,在被阿真擁在懷裡看電視時,姍姍忍不住向阿真坦誠一切……

「原來是這樣,其實兩星期之前開始,我也每天都會收到一件他所寄出的信件。為什麼他會知道我們現在的住處,和我們的現況啊?」阿真一臉擔憂的樣子。

「他連你都滋擾了?我們這樣會有生命危險嗎?他會傷害我們嗎?」姍姍把自己更鑽向阿真的懷裡,她不願被初戀男破壞她的幸福。

「不會啦,他可能只是見不得我們好,想嚇一下我們而已,我們不要中計,不要被他影響心情。」阿真溫柔地用手指撫摸著姍姍的長髮。

「嗯……」時隔多年的惡夢為何會捲土重來?還是惡夢一直都沒有離開過,只是在這刻爆發?

「要我幫你泡杯熱牛奶嗎?會比較好睡喔。」

「不用了啦,謝謝你喔。」

———————————

婚禮前一天,姍姍再次收到初戀男的信件:「我在妳未來老公的家裡,我好想見你,我要馬上見到你,我要給你一個大驚喜。」

姍姍扔下信件,心亂如麻地直衝到阿真的家裡,一路上跌跌撞撞,期間她一直打電話給阿真,可是都沒人接聽,只剩令她急躁無比的「嘟嘟」聲響。

終於姍姍到了阿真門外,她已經慌亂到從包包掏出鎖匙也雙手顫抖,握在手上的鎖匙也一直掉在地下。

「阿真,你不要出事呀。」姍姍不斷在心中默唸阿真的名字,淚水一直在她眼框打轉。

姍姍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阿真僵硬和冷漠的面容映入她眼中。

「太好了,阿真你沒事,我多害怕他會傷害你啊,見到你就太好了。」姍姍激動得緊緊擁著阿懷溫熱的身驅。

「嗯。妳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

這……這聲音……是初戀男的聲音……可是為什麼會從阿真的嘴巴裡發出?難道……他們……他們是同一個人?不可能的!世上哪有這麼荒謬的事情。

「驚喜嗎?我說過,你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身邊的,但沒想到你會這麼心急如焚啊,哈哈。」

「為什麼……」姍姍傻眼起來,這一刻只懂得不斷搖著頭……

「這一次,我的腳步終於都比你快,是你被我拋棄在後了。上兩次的我都輸了呢,每一次我都多認真去配合你呀,我忍受痛楚改變我的樣子,我放下自我修改我的個性,我是真的很喜歡你,不過這次我才是真正勝利。你最愛現在的我,但原來的我也很好啊……」

———————————

姍姍覺得這一切都太毛骨悚然,她全身發涼,不敢相信擺在她眼前的驚人事實。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她需要出口,她需要逃離這個讓人沮喪、失意、感到恐懼的瘋狂世界。她可以逃到哪裡?她欲哭無淚地發現她根本無處可逃……

啊,她靈機一動……對了,她曾經在某一個時刻會非常渴望睡眠,就是在她很難過很不開心的時候。只有睡眠可以暫時帶她逃離煩擾內心的人和事,只有睡眠可以安撫她,只要睡了一覺,在每一個新的一天裡,她就可以重新開始了。

「我要睡覺,我要睡覺,我要睡覺啊……」

姍姍決定在她睡眠消失的第二百二十三天把明燈關掉,她需要睡眠,她需要逃離世界,需要逃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