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政治倫理」的最佳時機

雨傘革命至今,本土派經歷過兩次立法會選舉。不論是2.28新界東補選,還是9月4日的換屆選舉,本土派也是主張拒絕「含淚投票」。既然如此,為何是次補選會有「含淚投票」之說呢?實在令人費解。

大家也知道是因有3位地區直選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和羅冠聰)被政治打壓而產生是次補選(編按:是次補選還包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議席的空缺),所以若以「政治倫理」作為支持哪位候選人的標準,理應支持被被取消議員資格的人其所屬政黨出戰或推薦的候選人。因此,港島選區由香港眾志派出來的代表參選,相信任何黨派也沒有異見。

問題來了,為甚麼九龍西選區和新界東選區需要進行初選呢?明明那兩個議席是屬於青年新政,其中新界東的議席與其說是屬於青年新政,倒不如說是屬於梁天琦,是屬於本土民主前線更為恰當。

梁頌恆曾表示,若有參選人承諾願意以議席資源無條件支援抗爭者,他便會支持。以梁頌恆提及的條件和政治理念來說,所有非建制派的人及支持者應支持劉穎匡或張秀賢。劉穎匡沒有參與初選,所以泛民主派支持張秀賢才說得過去。可是,主流的泛民主派是支持工黨的郭永健,其次是支持新民主同盟的范國威,只有少數人是支持張秀賢。

是次初選中,有兩點是非常有趣。其一,有份被取消議員資格的香港眾志於新界東初選是支持郭永健。香港眾志的周庭有意參選香港島補選,明顯是以「政治倫理」作出戰的理據,但在新界東補選一事上,不是符合政治倫理地支持青年新政支持的人。當香港眾志表態支持郭永健時,劉穎匡還未宣布有意參加新界東補選,所以理應支持張秀賢而非郭永健。那麼香港眾志支持郭永健的理據何在?其二,民主動力沒有在香港島選區舉辦初選。若以「政治倫理」為由,讓香港眾志取回其應得的議席,為何另外兩個需要進行補選的選區要舉行初選呢?

有人說,2.28新界東補選本土派有人參選,為何3.11新界東補選泛民主派不能參選?本土派雙重標準!很抱歉,本土派沒有雙重標準。今次補選不同上次2.28補選,上次因為公民黨有人退黨(投共?)而需要進行補選,但今次補選是因政治打壓而產生,故此不能相提並論。

民主動力所舉辦的初選,美其名是阻止建制派搶奪議席,實為泛民主派搶奪屬於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的議席。民主動力的報名參加初選方式和截止報名日期非常低調,低調得連公開表明有意參加初選的陳國強也不知道,另外,初選的票站數量嚴重不足和位置偏遠,設置票站不以方便市民投票為優先考慮。可想而知民主動力的處事方式有明顯的不足之處和欠缺透明度。其實民主動力想其舉辦的初選名正言順,把參加初選的條件加一項「參選人必須承諾願意以議席資源無條件支援抗爭者」便可,一切問題也迎刃而解。

從以上可見,支持誰的標準根本不是以「政治倫理」來決定,而是以支持誰能讓自己得到最多好處作決定。說穿了,何時說政治倫理,在乎何時有利益而已。誠如天琦所言,「政治的本質,是權力和資源的分配。」甚麼政治倫理,還是留待有好處時再說吧!「含淚投票」?不了。人家不僅沒有感恩之心,還覺得理所當然,你又何苦自以爲「大局為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