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治,搖搖欲墜

「強國猿」剛走,來了個鄭若驊。

這位女人,靠 2004 年處理有關中環及灣仔填海計劃訴訟取得勝訴,獲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常任秘書長的林鄭月娥青睞。兩人並肩作戰,關係密切。

鄭若驊日前面見傳媒,遇上不易回答的問題,林鄭竟全程搶著替老友「擋招」,更拋出一句「她今天才正式上任,不適合現在就回應政府政策或個案」。新司長為自己心腹親信,也太明顯了吧!

而根據去年中共一面倒欽點林鄭做特首,鄭司長涉嫌僭建,范徐麗泰之流紛紛出聲替司長說項,完全不難理解。

假如有人仍然相信換人總比不換好,很抱歉,在鄭若驊手上,香港法治極有可能變得更加壞,隨時土崩瓦解。

在 2018 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鄭司長說:「《基本法》像其他法律,可以有不同詮釋,而兩個法律制度傳統的差異,如何理解和詮釋,大家須真誠交換意見,更重要的是互相理解意見分歧的原因。」

首先,中共國的法律制度果真是法律制度嗎?各級法院設有中共黨委,維權律師替人申冤反被判罪,這是否一套彰顯公義的法律制度,頗成疑問。

其次,退一步,即使承認中共行大陸法,在「一國」先於「兩制」的主旋律下,港中法律界果真有坦誠交換意見的餘地麼?勿忘記發起「佔中」的是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公民黨」一眾大狀亦曾參與過「佔中」,偏偏中共對違法「佔中」耿耿於懷。貿然打開溝通大門,只會流於各吹各的調,終至勢力較強的一方的詮釋及理解壓倒另一方,此實際等於葬送《基本法》內捍衛港人基本自由權利的部份,使《基本法》全面淪為中共打壓港人的政治工具!憲法不成憲法,倒成了韓非法家的法令。

鄭若驊所言,基本上與林鄭「香港部分法律界人士一貫以來的精英心態或雙重標準,即是香港的法律制度下的東西就是至高無上;在內地一個這麼大的國家、十三億人口的國家的法律制度,他們認為是不對的,我覺得這種心態很不利於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保持我們自己的高度自治」的言論一脈相承,中共看來要對香港司法作一番大整肅。

香港的法治傳統自 1841 年開埠以來即奠立。儘管立法會內行政主導,司法始終獨立。著名的「毒麵包案」,不少有政治影響力的英商希望法院嚴懲張亞霖,張氏最後卻因罪證欠奉,獲判無罪釋放。此乃早期香港司法不受行政干預之一例。

假如中共執意要將法院變為政治打壓的機構,鄭司長又安然配合,香港的法治傳統將遭遇前所未有的大災難。

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說:「香港法制實行普通法,法官判案時只會考慮法律上理據,不會隨意而為」,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說:「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決定的解釋,實質上已經是釋法,決定為司法界帶來地震」,力挽狂瀾,志氣可嘉。

可是,風雨飄搖,情況畢竟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