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教無論是新舊,都是9up的。就守喪一事,孔老二也和徒弟辯論過。那個學生說,守喪幾年,不行禮樂,豈不是禮樂崩壞。華生發現了盲點,孔老二辯駁不得,只好說,你開心就好。之後卻在人背後說人壞話。就像指責想耕田的學生是小人一樣,君子需要自己耕田嗎?

就是因為西周的政治制度失效,社會才進入春秋戰國的局面。孔老二說克己復禮,就像要開歷史倒車,要社會回復西周的制度。這樣做當然不可能的,所以他才像喪家犬一樣四周流浪。所謂克己復禮,就像袁世凱稱帝一樣。假如習近平要取消中國現有的制度,重回共產主義,也是復禮。儒教當中,孔孟之道不算一回事,反而荀子為人實際,可惜他後來卻成為了孔門異端和法家先驅。

至於所謂的漢儒,更是個笑話。獨尊儒術只是利用儒術來削弱國民的力量,沛公把儒生的帽摘下來當尿兜用,漢家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換句話說,漢代還是以秦政為方針。就是因為以秦政為方針,漢代才有強大的軍事力量攻擊周邊的遊牧民族。才能在擊退外族之後,說出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話。

到了宋朝,終於是儒生的天下了,滿朝文武都是儒生。在儒政之下,就有了靖康恥。到了南宋時期,因為時局問題,不得不重用武人,才能守住一段時間。所以在儒政之下,不斷打壓武將,國家戰事失利,皇室女眷被人捉去做雞。武將能直搗黃龍也沒有用,還是被儒生玩死了。南宋跳海自盡的人,多是軍民,少是儒生,因為多數儒生都跑去給蒙古人做走狗了。忽必烈被孔家店封做儒教大宗師,儒生投靠蒙古人也是棄暗投明。

為什麼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因為儒教的聖人,就是人民的大盜。至於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就像共產主義一樣,聽起來很美好,實踐起來只是災難。中國人受儒教毒害深遠,不必教育,思想行為上也會受儒教影響,就像小農DNA一樣。至於現在中國人思想行為的怪異,也是服食儒教LSD的後遺症。

至於誅殺少正卯,只是一宗懸案,談不上假。之後的儒生還認為誅殺少正卯是一件正義的事,因為他們也想像孔老二一樣,利用權力去繞過法律程序去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