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以下故事,主要來自Extra Credits 嘅諾曼第大登陸特輯)

一般歷史書都有寫,二戰嘅主要戰勝國係中、英、美、法、蘇。但係法國係戰爭初期就亡咗國,北部成為納粹佔領區,南部成立咗傀儡政府,早就無份打仗。各國仍然尊重法國,除咗因為戰前法國係強國,另外就係戴高樂領導嘅自由法國組織,一直努力係敵佔區努力。

係納粹佔領法國之初,民間已經有反抗行動。但係當時組織鬆散,而且目標定得太高,企圖一舉將納粹德軍趕走。各種剌殺行動,令德國政府難堪,結果引致德國政府大規模報復,高調拉人,又強行將法籍猶太人同共產黨員遞解出境,似乎係高牆面前,雞蛋不堪一擊。

所以法國反抗行動好快學精,由搞人變成搞事。德國經濟實際上係外強中乾,極需要法國嘅工業支持。反抗運動就破壞工廠,阻延運輸,令德國雖然佔領法國,但係攞唔到幾多經濟好處。但係德軍冇死人,表面冇俾人落面,要拉人封艇亦拉無可拉。

同時,戴高樂同其他逃離法國嘅戰士,就係倫敦奔走,一方面要求英國政府提供物資,一方面係倫敦以法語廣播。每個鐘頭節目之前之後,都會有民眾訊息環節,理論上係俾法國民眾透過大氣電波,向親友傳達消息。但係部份訊息,係向反抗組織傳達命令。依個手法,減少反抗組織見面嘅需要,降低被捕風險。

例如喺1944年6月5號,就播出咗一段法語詩,向反抗組織宣佈,大規模登陸經已開始。之後一夜之間,反抗組織係諾曼第區切斷咗577條鐵路、30條公路、同埋32個通訊設施。美國、英國、同加拿大嘅士兵,成功登陸諾曼第之後,德軍未能反攻,部份源於德軍司令部嘅失誤,但係反抗組織嘅行動,亦直接降低咗德軍增援能力,擴大柏林失誤嘅效果,令英美加聯軍可以佔領城巿,建立據點。

一旦認知到對方佔領已成事實,短期無法改變之後,民眾反抗手法可以變得好快。最明顯,亦令佔領者最頭痛嘅,其實就係無聲化。有形有聲,佔領者仍可針對行動。一旦表面平靜,但係雙方都知道弱者並未投降,再大嘅國家機器亦無從入手。今時今日,打港獨打咗兩年之後,後生仔認同大家係自己人得番0.3%,根本就係集體向北方舉中指,仲衰過幾千人噓吓佢首國歌。

抗爭之初,戴高樂就係收音機廣播講過有一段豪言,今日聽番,感觸更多。

Mais le dernier mot est-il dit?  但故事係未真係已經完結?
L’esperance doit-elle disparaitre?  希望係未一定要就此消失?
La defaite est-elle definitive?  依場敗仗係未就係最後結果?
NON!  唔係!

希望99.7%嘅香港後生仔明白,其實「有賭未為輸」先係人生最大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