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以群居,物以類聚乃千古鐵律,可知人類係動物之一種,自有其動物本性,或許獸性尚且未泯。『身修,家齊,國治,天下平』,這是孔、孟所倡的進步社會,儒學開宗明義就係『修身』,乃用以磨平人的天生獸性,窮極減少磨擦,資利人之群居,互相提携防避外侵,藉以營造安身立命之所。地球之東亞中土,有文字史記開始,迄至春秋時代,就算直至清末,今人所知法律在當時並未出現,智者為解决人(動物之一)的自私、自保、掠奪與及狂野行為,要舒解由群居所生的磨擦、矛盾等等,孔夫子修己之學由此而興,儒學修身之說歷經數千載,再加地理環境使然,久而久之,深入民心積成信仰,更被視作禮教框條,實在其來有自,更具時代價值。

從五四運動以反孔起家之中國共產黨,戰將林彪到權力登峰時反求「克己復禮」,其是否痛定思痛?從陳獨秀大倡「德先生,賽先生」迄今逾一世紀,孔家店歷遭不停破壞,其間祇有香港新亞研究院,在六、七十年代教授孔孟之學,當然尚有台灣迄今在國民政府教育政策保護的國學研究。

平心而論,比照兩岸三地教育之本,唯獨台灣的教育尚存孔學德教外,觀乎其餘兩地教出的人人俊傑,有幾人曾受孔孟沐浴?今見香港之淪落,中共國的奴隸民衆,又歸孔孟教化之害乎?

近代大儒徐復觀先生,歲逾不惑之年,為因五四運動激起批孔之見,就深入研究儒學對漢人造就的得失功過,從其馳騁漢儒、宋儒乃至清儒經典,憑思想史框架究出先秦儒學(孔、孟所倡之學),比照秦、漢以後讀書人(大多係當時官紳)所尊的儒學大異其趣。不然,何以有新儒之現。近日又見有人貼文網際,引「誅少正卯」批孔,倘若有讀徐先生撰寫收在「中國思想史論集」的一篇鴻文,題為『一個歷史故事的形成及其演進』,當知早在生於南宋年間的王若虛,與及嗣後幾個朝代的學者,相繼不斷印證此乃出於偽造,奈何至今尚有以此大做文章批孔之徒!

最貼地的求證,綜觀香港易幟後常現公仔箱的諸色人物,法盲如陳X毅、譚X珠、湯渣X,梁X詩,讀壞書如張X良、戴X庭、羅X光、曾X成等等、等等,盡被現代教育薰陶成長,彼等有嘗一日孔孟教化?證此,看倌有見香港日益進步?無也,大家祇見日漸沉淪而已,如此景况可證又是儒學之害?

再睇肅紅的「呼蘭河傳」、老舍的「駱駝祥子」、林語堂的「京華煙雲」,與及錢鍾書的「圍城」,從上述幾大家(當中有漢人又有滿人)著作中所描寫的當代眾生相及其生活細節,印證梁潄溟先生所著的「中國文化要義」之研究論述,敢信再不會將『中國人』之一切盡歸孔孟之害矣。

到最後還請看倌環顧身邊有幾人守持「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更遑論「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矣,此證盡拋孔、孟之教所致也。莫非又係孔、孟之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