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預計壽命是五十年,不過鄧小平說五十年,也不代表兩者的壽命真的是五十年。依照常理來說,差一日,差一個時辰,差一分,差一秒,都不是五十年。不過中國文化中,一朝天子一朝臣,鄧小平死了,那個五十年的承諾也沒有人保證。

有人看不慣這個前朝餘孽,恨不得現在就打死這個雜種。槍桿子出政權,要犬決還是打靶,決定權還是在槍手之上。一國兩制,最多也是五十年壽命。既然覺得沒有勝利的希望,倒不如像個戰敗的武士一樣,自己走去切腹,一來死得有尊嚴,二來也不必被敵人折磨。

假如繼續這樣拖拖拉拉,不斷續命,到了五十大限,還是要死。就像中國國術凌遲一樣,被人活生生地一刀一刀片,片多幾十年,最後才一刀插入心臟,一場血腥的表演就謝幕了。現在片不到你,遲早也會片到。抵抗外敵的名將,還是被凌遲處死,中國人還食他的肉。你忠君愛國,大中華膠也沒有用,最後也難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