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造刑鼎的時候,刑法公開了,貴族失去了刑法的解析權,所以孔老二才跳出來反對鑄造刑鼎。今日基本法已經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就是作為統治殖民地的利刃。當中國政府擁有基本法解析權時,基本法就註定是統治者的屠刀。刀磨利了,當時是用來殺豬的。殺豬就是為了做臘肉,用來拜祭孔老二。

所以亂法不是為了一地兩檢這些無聊事,而是為了把豬養肥,然後再殺。明修一地兩檢,暗藏蝗民化運動。依本人所見,基本法已經沒有守護的必要,因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國兩制,最終只會變成一國一制,只不過有人覺得五十年太長了。日本的皇民化運動取得成功,中國當然也可以。

我看不出基本法的靈活,對香港人有什麼好處。不過基本法的靈活的確為香港政府,中國政府帶來很多便利。基本法也體現出在儒教社會之下,如何以文亂法。儒生那些背叛民族,為當權者做走狗的場景,也可以在香港看到,在儒教文化承傳中,香港的確做得不錯,值得表揚。

利用儒教統治香港就像當年日本利用儒教統治滿洲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