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圖存

人大正式通過「一地兩檢」草案。李飛說:「這是一件大好事,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林鄭隨即跟風,更不保證「下不為例」。

好事?假如香港有處地方容許大陸執法人員對香港人執行大陸法是一件好事,下次廿三條立法,甚至取消香港邊界不是可同樣被視作好事麼?中共及其傀儡眼中的好事,實際是香港人的惡夢!

還有,「一地兩檢」由蘊釀到成事,港人種種憂慮和質疑,港共政府差不多全數無法給予妥善答覆。只知做人肉錄音機,霸王硬上弓夾硬來,可憐港人不知問題嚴重,選擇做駝鳥,陳淑莊呼籲參與元旦大遊行,注定徒勞無功。

香港到了今時今日的地步,《基本法》一再遭中共扭曲 (連「一地兩檢」都符合《基本法》),早於 97 主權移交前,已能略見端倪。

彭定康借《基本法》未有明確規定的灰色地帶提出政改方案,時任港澳辦主任的魯平拋出一句:「是不是符合基本法,是應該人大常委會作解釋,而不是英國政府,更不是彭定康先生。」當時英軍尚未撤走,共官已經搶閘掌握《基本法》的解釋權,遑論現在。

有些人以為字斟句酌《基本法》條文就能夠跟中共抗衡,其實,於「黨就是法」的前提下,寫得再清楚的條文也可被解成另一種有利中共的意思,皓首窮經,何苦?

真要使中共「下不為例」,仍需回到議會及街頭抗爭。經過去年人大釋法 DQ 議員,加上最近修改議事規則,議會抗爭空間越來越窄。除非反對派願意集體動武,否則口誅筆伐根本和做政治花瓶無大分別,著力街頭是大勢所趨,刻不容緩。

中共乃一黨專政獨裁政府,尤其是習近平上台後,情況日益惡化。示威遊行集會拍手自我鼓勵,對往昔廣開言路、有文明素養、受民選倫敦政府監督的港府收效,卻不再適用於目前。拒絕變更,食古不化,不但抗爭無效果,而且會導致群眾背離唾棄。

調整抗爭策略,勿胡亂跟同路人割蓆,反對派唯一生路在此。

至於普羅大眾,別動輒嘲笑「港獨」:「大陸唔俾食物同水我地,我地即刻死呀,香港獨立得起咩?」此並非能不能的問題,而是不得不為的問題。沒有條件,可以製造。冷嘲熱諷,倒一盤冷水,然後局面沒改變,中共繼續扭曲《基本法》,蠶食香港的自由人權法治,閣下變相當了幫兇,知道嗎?

黃霑 1989 年推出的概念大碟《香港 X’mas》最近在網上被重新熱傳。碟內不少歌曲準確預言香港今天景況,卻充滿末世心態,如《跳啦老豆》:「總之今晚跳先 / 聽朝事聽朝先豆 / 儘量 long weekend 散多兩舊 / 總之依大個口 / 出年事出年追究」、《乜鬼都買》:「莫待日後賣清 / 到時頭暈頭慶 / 買件油多都要話睇身份證 / 今天不買 / 他朝盞慶」

當年香港走勢凌厲,中共放寬收緊去向未明,「今朝有酒今朝醉」,未嘗不可。可是,現在香港大不如前,中共收緊意圖明顯,我們再無「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本錢了。及早準備,抖擻精神,方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