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樹上的星星

當房間關上燈,暗黑一片時,正是點亮 Elly 腦中一片星海的時候。Elly 的老公正在她旁邊睡得香甜,她好想把他給搖醒。如果有人陪 Elly一起失眠,她會覺得沒那麼孤獨。

Elly 床邊放著一棵迷你的聖誕樹,樹頂的星星正發著微弱柔和的黃色燈光。這是 Elly 老公——阿日今天剛買回來哄 Elly 的。「聖誕節有聖誕樹放在家,氣氛好一點嘛,是不?」阿日口吻溫柔地跟 Elly 說,並當她是小狗般,輕輕摸了她頭髮一下。「我又不是小孩子。」當看到這棵迷你聖誕樹時,Elly 心裡微言,但又有一絲甜蜜。

他們是透過朋友介紹認識的,剛好那段時間兩人都單身,Elly 覺得跟阿日個性很純,玩玩也不錯,總好過一個人過日子,就答應了阿日的追求。Elly 個性很神經質也火爆,阿日卻很溫和,無論 Elly 如何發脾氣,阿日都會冷靜地一一接納。Elly 沒有遇過像阿日這麼溫柔、這麼好的男人,如此細心照顧著她,她不想錯過阿日,所以最後她答應了他的求婚。

兩年了,這樣就沒風沒浪的過了兩年,因為阿日平和得像寧靜的海,根本翻不起大浪。Elly 深知這種平淡是福。Elly 也忽然想起,她的失眠症就是從兩年前開始的。她以為多一個人在旁會比較溫暖,原來也不一定。

距離聖誕節還有兩天,後天要如何慶祝才好?一想起後天就是聖誕節,Elly有點緊張起來。Elly 伸手摸了摸那發著光的星星。她突然覺得這光芒很刺眼。她把星星摘下來,用手心包裹著。星星不再發光,而是化成了一顆糖果。Elly 很自然地把糖果吃進口中。「唔……是檸檬口味的。」Elly 覺得味道不錯,而且味道很熟悉,卻說不上什麼。而吃後 Elly的眼皮漸漸沉重起來。兩年間,Elly 第一次在清晨五點前入睡了。

早上九時,一般是 Elly 入睡後的時間,但今天的九時,Elly 睡醒了,而且睡得很好。Elly 下意識地望了望那顆聖誕樹,樹上仍然安放著一顆星星,只是在白天,看不到那微光。阿日已經出門上班了,但仍為 Elly 準備了早餐。吃過早餐後,Elly 打算到自家開的花店巡店。Elly 把長曲髮挷好,穿了一件淺藍色的冷衫、白色外套和緊身牛仔褲。

就在街上,Elly 碰見了阿健這位舊同事。他們好久沒見了,大慨有六年了吧。他們都從二十五歲,踏入了三字頭。「嗨!Elly,竟然會在街上遇見妳!」阿健大方主動打招呼。他一笑,就會露出如小孩般的笑容。但他的樣子比以前成熟許多,也多了一副黑色粗框眼鏡,只是笑容不變。「嗨……」Elly 反而有點不自然。「好驚訝!雖然香港不算大,但我們也有六年沒聯絡了,失散了也能在街上重遇,證明有緣吧。」阿健是一個開朗的人。後來,他們走到一間露天咖啡店聚舊。

其實 Elly 也是因阿健太熱情,才不好意思推卻他的邀請,不然她才沒勇氣要和他坐下來談過去。「沒想到妳結婚了,以前妳都說不要結婚,要浪漫的談一輩子戀愛的啊。」阿健笑說。

「因為我拒絕了你的求婚,說再等幾年而已,你就說要分手了。原來不結婚,也談不了戀愛。」Elly 心裡想著,也沒打算說出口。「以前你也說過要三十歲結婚,怎麼現在還單身一人啊?」Elly 以開玩笑的口吻把目標轉向阿健。

「因為妳拒絕了我,我放棄了妳,原來之後我也找不到更對的人。」阿健心裡想著,也沒打算說出口。

「先生,你的檸檬撻來了。」侍應打破了兩人差點落入沉思的氣氛。「你還是愛吃檸檬撻。」Elly 望著阿健面前的檸檬撻。「口味很難改變,而且我個性是很專一的。」阿健隨口說出。Elly 記起,阿日也是一個檸檬迷,很喜歡檸檬口味的東西,例如檸檬茶、檸檬口味的香口珠、軟糖等……阿健吃著檸檬撻,一臉幸福的模樣。Elly 想起了,阿日曾在她生日時為她焗製了一個檸檬忌廉蛋糕,但她卻大發脾氣,足足生氣了一星期沒跟阿日講話。因為愛吃檸檬忌廉蛋糕的人是阿日自己,又不是她。

「妳記得嗎,妳曾經在我生日時,打算弄一個檸檬蛋糕給我吃,結果卻焗焦了,哈。」阿健又隨口說出過去的事。「嗯。我記得。而且,我的老公也很愛檸檬口味的東西。」Elly 注視著檯上虛空的一點。阿健默不出聲。「我有事,要先走了。」說畢 Elly 就站起來離開,不給時間阿健作任何回應。

—————————————————

Elly 又失眠了,她定晴望著聖誕樹上的星星燈光。她又把星星摘下來,用手心包裹著。星星這次是化成了一顆鑽石戒指。那是阿日當初的求婚戒指。那時,阿日就是在聖誕樹下跟 Elly 求婚的。她握緊那戒指。慢慢的,她又沉沉睡去。隔天醒來,Elly 心裡慢慢熱了起來。而聖誕樹上仍然安放著一顆星星。

星期天,阿日不用上班,Elly轉身望著阿日熟睡得香甜的樣子……「阿日……阿日……」Elly 想把阿日搖醒……「唔……」阿日依然睡眼惺忪。「不如……我們重新開始?我後悔了,我們取消明天的離婚決定,好不好?」Elly 握緊阿日溫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