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演變轉型異化

本文討論社會、政治演變轉型和異化。
甚麼是演變?甚麼是轉型?甚麼是異化?

[一] 演變轉型
演變是漫長歲月變化過程。最常使用的是「和平演變」
演變過程可以是發展、變化、演化、蛻變(個人或人群的思想行為和形象性質的改變)。
演變的主導者有時看似是意識型態、是潮流,但歸根究底是人。
大陸中文的「和平演變」一詞與常用的指民眾或政治團體發起「和平演變」一詞的政治概念不同。演變不是指該國家民眾的自發行動。在共產黨的政治詞典中,和平演變特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針對中國等共產黨領導的國家採用滲透,宣傳等非武力手段進行顛覆的活動,變極權中國為自由民主中國。

演變結果是階段性的還是終極性的?
有人認為是終極性,所以有歷史的終結一說。或許,「歷史的終結」很有哲學探討價值,但是常人用常理無法理解,理性和邏輯也告訴人們,演變與人類同在、演變與自然同在。至於極遙遠的未來如何?答案是:「天曉得」。

轉型是演變的其中一種。
轉型,是事物的事物結構形態、運轉模型、意識型態性質轉變。
轉型一般是一個創新的過程,有提升、轉正、變好的含意。
轉型的主導者是人。

演變是上升的還是下降的?
演變是大迴環還是螺旋式?
各種演變轉型都有可能。
若是從總體和縱向觀察人類史,由弱肉強食的原始社會到今天多數的自由民主社會,很明顯總的趨向是上升、向正。從歷史的某一階段觀察可能會出現相反的下降現象,甚至是插水式直落。自由民主世界出現共產黨社會主義集團國家,是下降;中華民國出現反動分裂的陸獨中華人民共和國,是插水式直落。
今天世界基本局勢是分裂成為中共國為首,附加朝古越柬老為一方,美歐中華民國為一方的兩個敵對政治集團。
中朝古越柬老的演變壓力極大,這壓力一是來自美歐自由民主世界,二是來自其國內人民對自由民主訴求,三是因由沒有道德、正義軟力量;所以,中朝古越柬老殘存共產黨社會主義國家是待演變、待轉型的國家,也所以,這些國家都需要維穩。

[二] 正面演變負面演變
演變有由負向正的演變,也有相反的演變。
不論在中國大陸還是世界各不民主國家,其國內人民的民主革命訴求都促使該國向自由民主方向轉型和演變;是朝向正面的轉型和演變。中共和各國專制統治全力阻止正面的演變,全力阻止正義的轉型。
中國向自由民主演變轉型能否成功,對世界有極為關鍵意義。若不能演變轉型,在敵對世界下,有很大一部分人民不得安寧,甚至是災難。中國演變轉型若成為事實,人類將進入一個相對和平安定的世界。

有權者怕變無權者望變
政治鐵律是:專制社會有權者怕變,無權者望變。不變,即專制統治者手中所握的政權不變,不從他們喜愛的專制獨裁制度轉型成為他們極恐慌的自由民主制度;所以,維穩是所有專制獨裁國的共同特色,雖則他們不一定用維穩這個詞,但是,必定有相同的維穩內容。
民眾則是求演變,求轉型,要革命;只有演變轉型革命才能改變現實極不如人意的處境。

[三] 民主之後又如何演變?民主還有沒有轉型?
古老民主史前民主、古希臘民主、羅馬共和國並沒有延續下來,都中斷了。
現在老民主國家有二三百年歷史,人們看到的是在民主國家內部,專制與民主、反民主與民主鬥爭極其激烈。民主有老化現象,民主有「積病難返」現象。
民主之後又如何演變?民主還有沒有轉型?會不會重蹈史前民主、古希臘民主、羅馬共和國覆轍?
民主出現了能否延續的問題。
也因之引來專制統治者、御用文人反民主謬論蜂起。

[四] 中國的演變轉型。
中國在共產黨主控下,已經完成由計劃社會主義演變成為向資本主義;但是,不是轉型成為良性的自由資本主義,而是轉型成為惡性的權貴壟斷資本主義。權官,尤其是高級權官都成了權貴資本家和權貴地主。
因為中國現狀極為落後,落後到不能再往後退,所以中國的政治、社會最大可能是向上向佳向正發展的轉型;或者說是從傳統社會轉型為現代社會。轉型的內容包括經濟、政治、科技、教育、社會福利、醫療保健、社會安全秩序等等全方面發展。
現在中國轉型的重點關鍵是政治轉型:由極權社會專制自由民主社會。
焦點是由誰主導轉型?
一種意見是由一黨專政的共產黨主導轉型;習近平集權行民主,是其中集大成表現。這是由統治者主導由上而下的政治改良。從理論和想像角度看,這種改良的優點是有秩、代價少;缺點是不徹底。
改良的主導者是手握大權的統治者,例如今天的習近平;在今天,改良的意思是習近平反對共產黨一黨專政,倡行自由民主政制。白日夢也做不出這麼荒唐事。
體制外的民眾或其它政治力量沒有改良的功能,大不了也只是施以統治者改良之壓力。
從現實角度看,改良沒有可行性;只是一廂情願的幻想。事實上,這是一條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