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昌大學國學院副院長性侵學生的新聞曝光之後,令人想起中國所謂的國學也對少年的精神造成巨大傷害。中國元首祭孔之後,也可以視作新的修正主義。所謂的儒家,孔孟之道全是狗屁,其信徒都是嘴裡講仁義,肚中藏詭計的人。

文革時期打到孔家店的成果已經敗壞了,那些紅衛兵的血汗也是白流的。孔家店的下流勾當也不是新鮮事。剃髮易服對中國文化的破壞不亞於文化大革命,不過中國還有人去穿漢服去祭孔,真的是件很諷刺的事。所謂的孔家,做過蒙古人的走狗,做過滿洲人的走狗,現在做共產黨的走狗,也是三家姓奴。不過滿洲國也喜歡儒教學說,鼓吹儒學,可謂滿洲國的國民教育。

儒學的矛盾已經被《非儒》一書講明了,儒教的禍害,也被魯迅以簡單的食人總結。現在看見有人鼓吹儒教,真的是件可笑的事,走狗喜歡迎合主人的心意,元首祭孔,走狗也為孔老二搖旗吶喊。只是怕這股風氣,會吹到香港,禍害香港的少年,到時學生自殺率就會再創新高。

孔老二本身是條喪家之犬,想不到現在翻身,狗仗人勢作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