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後的國籍身份問題:入籍成為香港公民 (下)

上文稍為講解了兩國在面對龐大的俄羅斯勢力下,採取了甚麼方式處理人口政策,以及有過程當中遇到的種種困難。那麼,香港到底應如何從以上的歷史經驗中汲取教訓,和參考其可取之處?

猶記得在前一篇文章中我曾經建議,在香港獨立後可設立類似「非公民」的身份,給予一些既未能通過入籍或不合乎成為香港公民資格,又不願離開的人士有限制的永久居留權。但當我仔細分析兩國的「非公民」為國家自身的發展造成的種種障礙,甚至成為了左右國內政治的計時炸彈後,香港必須汲取這些歷史教訓。我重新審視自己先前的想法,認為香港獨立後的國籍政策不能把條件訂得寬鬆,更絕對不能設立「非公民」身份來為香港的將來埋下陷阱,必須對那些來自中國殖民者的外來人口更為嚴格。

因此我對於獨立後的人口政策有以下的後續建議:

1. 以1997年6月30日作為時點,所有在該日或之前為香港永久居民及其後代,均可自動成為香港公民;或

2. 於1997年6月30日後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之人士,將自動取得兩年居留許可,在立國後的兩年內必須通過入籍手續(包括但不限於粵語或英語測試、香港認知測試、香港憲法考試、面試官接見及宣誓)方能成為香港公民;或

3. 所有於1997年6月30日後取得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而沒有打算申請入籍、或未能通過入籍手續之人士、及所有沒有居留權的香港居民身份證持有者,可因應工作、家庭或其他合理原因,在立國後兩年內申請最多五年期的延續居留許可,惟政府有權拒絕任何延續居留許可申請而不提供任何理由;及

4. 任何未能在兩年內未能通過入籍或取得延續居留許可之人士,將立即遞解出境送回其所屬國籍之國家,五年內不得申請入籍或長期居留許可。

我認為必須為入籍手續設下年期限制,是因為香港不可能無限期等待他們選擇是否入籍,甚至拖到他們的後代仍然擁有這項權利。否則就像波羅的海的兩國一樣,「非公民」這個身份延續千秋萬代,有如無止境存在的惡夢,造成一個充滿分裂、對抗和畸形的社會結構,成為一個計時炸彈,阻礙社會的健康發展。我深信一個人若然深深認同自己是一名香港人,真心想成為香港公民,入籍手續對他們來說不會是一個難題,亦必然會急不及待盡快完成手續,正式加入成為香港民族的一份子,因此給予兩年的緩衝期已經是十分足夠。

而且香港有着比兩國更加有利的地方,就是香港不會如蘇聯解體般,一夜之間突然出現大量無國籍人士。原因是根據現行法例,香港並非一個獨立國籍,即使是香港永久性居民,本身也會有其國籍。例如香港人最普遍的會是英籍或中國籍,由於屬於居英權計劃的BC或取得BNO的英籍人士必然是1997年6月30日前出生。根據上述條件,這些人已經自動取得香港公民身份,因此不會有將BNO人士遞解到英國的荒謬情況發生。相反,1997年6月30日後出生的雙非,或以單程證等方式來港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必然擁有中國籍,因此他們如果未能入籍或申請延續居留許可,香港仍可根據情況將他們遞解到中國。至於一些以投資或專才等方式移民的人士,他們也有其本身的國籍,如果未能入籍或取得延續居留許可,亦可勒令他們返回本國。因此除了極少數的特別情況外,理論上出現未能遞解無國籍人士的機會十分微,即使發生這種情況,相信到時香港亦有足夠能力進行適當處理。

我十分期望社會大眾,特別是深愛香港,以香港為家的人更積極思考和討論香港獨立後的不同政策,培育出香港人的管治意志。當中尤其以人口政策問題最為急切,因為在獨立之際,我們就必須立即界定誰是香港人,誰人屬於香港民族,否則「香港民族」的概念繼續模糊不清,獨立後依然無法過濾出真正的香港人,大家現在經歷的惡夢只會繼續存在,找不到終結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