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少寧

早前香港中文大學校園於開學日出現寫有「香港獨立」之橫額及海報,中大學生事務處就此事要求學生會將其拆除,並稱「相關言論已違反香港有關法律,亦有違校方一貫絕對不贊成港獨的立場」。及後中大學生會為防學校派人拆除橫額,誓言留守。一幅橫額竟可與違反法律相提並論,中大校方的舉動一如香港政府慣常恫嚇,律政司至今仍未能向公眾指出「香港獨立」的主張干犯香港法例何章何節;學生事務處面對學生會質疑「違反法律」的理據,無法回應亦是理所當然。

大專院校學生自九七年香港淪陷起,校園內外積極關心社會現況,言論進步且百花齊放,港共殖民政府及一眾親中人士亦未敢以觸犯刑事案行為由,阻撓大學內的言論自由。今日一幅橫額淪落到以刑事罪行恫嚇一番,足證「主權問題」方為中國殖民者最為忌憚之處。過往香港學生未有歸納出香港現今一切政治問題,源於中國竊奪香港主權。只要學生們的抗爭活動不涉主權問題、不涉建立香港人的主體意識,都不會動搖中國殖民者的統治基礎,故此「反對派」被容許存在「中國屬土」政治框架內。今日一眾香港青年認清問題本質,中國無法容忍,而相對過往處於中國框架下的所有政治訴求,香港獨立的言論及主張自然帶來招來更大打壓。

淪陷已滿二十年的今日,香港的政治議題終於重回現實正軌,反抗中國殖民、香港獨立等針對殖民者最痛處的主張不斷湧現。學界從來都是對抗極權的橋頭堡,既然中國殖民者意圖撲滅所有獨立訴求,往後我們學生可積極考慮將反抗中國殖民的象徵或符號(如雕塑、銅像、漆字、旗幟)長期放置校園。只要香港主權未有重回香港人手中,這些象徵或符號則不予拆除,以示反抗之決心。這些象徵可能僅寫有「香港獨立」等字眼,亦足以令港共殖民政府及一眾親中人士如坐針氈。

複雜的政治理念雖然可利用文字和語言作傳播媒介,但對社會的大多數人來說,它們是模糊及難以具體化。這些理念若透過各種象徵物及符號具體呈現在公民面前,相應號召力及影響將會是我們這一代可以見證。將意念具體化呈現於校園,無疑增加莘莘學子對殖民現況及獨立訴求的接觸,製造「天然獨」的土壤,救港青年的數目亦會與日俱增。

就六四事件,我們可以聯想到的校園象徵物是國殤之柱、民主女神像、太古橋上二十白漆字;至於我們反抗中國殖民的象徵又會是何物?如果它們仍未存在,香港青年就由今日開始將反抗中國殖民的符號散播到每一所大專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