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啟琪

1.3如何鞏固香港人的民族自信

1.31 了解香港和香港人的高度文明

雖然香港正在腐化,正在中國人的殖民侵略中腐化,但英屬年代建立的高度文明,其實已成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因而仍得保存。早已被我們視為常識的香港人和中國人的明顯公德差異,其實正是香港文明的具體表徵之一。香港的高度文明,由於乃香港人日常生活的一部份,反而經常遭忽略,加之以各種中國殖民侵略破壞,更容易令我們感到英屬年代的一切已所餘無幾。然而,香港和香港人其實仍有足以讓我們自豪的高度文明。

首先,香港人的的國際觀和國際視野其實一直都屬世界前列。最具體的例子是香港在各方面所慣於作比較的對象,往往是另一個國家,而不單是另一城市。例如在研究制度改革、法律修訂時,相關的參考對象和論據往往是另一國家的情況 (例子可見平等機會委員會2014年的「歧視條例檢討」諮詢文件第二章段2.61至2.68及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的多份研究報告)。香港從轉運港、輕工業城市再發展為國際金融中心,一直慣於與所處地域截然不同的各個主權國家的人民和機構交流,與他國的互動早已是香港人生活的一部份,這在世界各國──包括歐美國家──來說也算是不常見的特例。國際性、全球性根本就是香港本土的一部份,這是香港難以被複製的獨有文明和世界觀,值得香港人引以自豪。

而香港的金融和法律制度,不但成熟,更具獨特性。作為香港經濟穩定的基石之一的聯繫匯率,其實現時在世界各國中也不常見,香港已可說是聯繫匯率制度於世上首屈一指的代表。而在法律方面,由於香港面積細小,大廈林立,在多層樓宇和大廈公契方面的法律發展,早已超越英國和英聯邦各國案例的涵蓋範圍,發展出一套香港獨有的大廈管理法律。因此,香港早有其獨有的文明制度開創,其奉行的制度甚至足以成為世界的模範。

無疑,香港在中國的殖民下的確面對很多問題,香港和香港人也可以被羅列出不少缺點,但我們也不應忽略,香港和香港人仍有很多值得我們引以自豪的文明成果,香港人作為一個民族,可無愧地立足於世界。

1.32 摒棄視本土文化為旁支異類的心態

由於先後為英國和中國殖民地的關係,香港一直以來太慣於接受、跟從由他者加諸的標準,欠缺一種以香港自己所制訂的標準為正統,讓他人跟從、學習的心態或思考模式。以語言為例,粵語雖是大部份香港人的母語,我們卻慣於接受中國那套「標準漢語」的說法,而將粵語視為非標準、次一等的華語。隨之而來的就是將粵語特有的詞彙,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俗語。

要鞏固民族自信,我們應改變將自己的母語視為非正統的心態。粵語在香港的領土內既為主流人口的母語,那麼粵語在香港的領土內就是最正統的語言。因此,外來人士到香港,不論是旅遊、留學抑或工作,本身就應該學習粵語 (即使程度只到簡單的單詞也好),並嘗試以粵語跟香港人溝通。以此為前提,我們應改變慣於不以粵語與外來人士溝通的習慣。特別是對普通話使用者,香港人更沒有必要主動使用普通話與之溝通,因為大部份以普通話為母語的人還是能明白簡單的粵語。

正如香港人到外地,也多會嘗試學習當地的語言;外地人到香港,亦應學習香港的語言。香港是香港人的主場,外地人在香港的領土內要盡量學習和使用香港人的語言,這是香港和香港人的權利。建立起即使面對外來人士和外地人,仍使用自己母語的意識和習慣,能改變香港人在語言上慣於妄自菲薄的問題,對鞏固民族自信非常重要。

與此相關的,是華語標音系統的問題。香港的姓名譯音系統和粵語的拼音系統,皆與以普通話為準的所謂的「漢語拼音」截然不同。然而,中國正試圖將以其官方語言為準的這套「漢語拼音」塑造成世界標準,成為全球華語標音準則。在這情況下,我們應嘗試向世界推廣香港的華語標音系統,包括我們獨特的姓名譯音系統和粵語的拼音系統,一方面釐清漢字和華語並無單一標音準則的事實,抗衡「漢語拼音」霸權;另一方面亦告訴世界香港作為一個華語民族,有其獨有的華語標音系統。

另外,即使香港的一些本土文化乃受外地文化啟發或影響而來,我們亦不應視本土文化為相關外地文化的變種。以飲食文化為例,港式奶茶和檸檬茶的出現乃受英國人品嚐紅茶的方式影響,但這絕不意味著香港的奶茶和檸檬茶只能是英國紅茶的變種。同樣道理,香港文學即使以華語為主,也不等於是所謂「中國文學」的一個類別或旁支。本土文化的研究和論證在香港學術界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只是在「中國性」霸權和所謂「解殖」 (只解英殖而不解中殖) 的影響下,欠缺以香港人作為民族的角度去認知、梳理香港本土文化而已。

香港一直以來,都有各種能吸引外地人前來感受、學習的獨特文化,香港的文化能立足於世界。香港人可以、亦應當以此為傲。只要能將香港的文化視為只屬於香港的獨特文化,而不是其他地區或國家的文化變種或旁支,香港人作為一個民族的自信便能更為穩固。

1.4 結語:擺脫「中華民族」的陰影

香港人不慣於以香港民族認知自身,很大程度由於華人受「中華民族」的概念誤導,對民族與族裔有所混淆,並受「中國性」霸權的無理延伸影響,以致民族意識不足。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去年11月於日本出席學術研討會時以「關於中國殖民的幾點觀察」為題的發言,就此作了扼要的解釋:

「『中華民族』之所以是惡毒的殖民概念工具,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性』(Chinese-ness)的含意模糊不清,令『中國』一詞可被殖民者刻意操弄,掩飾殖民的事實。……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方面借『中華民族』的概念殖民 — 被殖民地區的人民都被強行當作『中華民族』的一員 — 一方面亦將被殖民地區的人民打為『中華民族』的旁支,貶抑其語言、文化的地位,以此合理化中華人民共和國以漢族對該些地區進行人口和語言清洗。」(陳浩天〈關於中國殖民的幾點觀察〉,另見啟琪〈衝破無理延伸的中國殖民霸權〉

事實是,香港已有其作為一個民族的特質。民族意識的不足,可說是一個認知層面的問題,而解決方法是以既有的民族特質為基礎,鞏固香港人對自身的文化和文明的自信,令更多香港人正面肯定自己的身份,並願意向外地人展示、推廣自己身份、文化和文明。鞏固香港人的民族自信,能令更多人認同以民族的角度看待香港人的身份和特質,正是加強民族意識的有效手段。

改變香港人對自身的心態和看法,須由每一位香港人自己做起,正面認識香港的文化和文明,不妄自菲薄,是民族自信鞏固和發展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