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除香港民族意識的障礙,須鞏固民族自信(上)

作者:啟琪

香港人是一個擁有自身文明、矗立於東亞一隅的民族。在中國的的殖民壓迫下,香港民族面對的是存亡危機,同時卻亦是香港民族運動蓬勃發展的契機。然而,香港民族運動的發展,正面對一個問題:不少香港民族的成員仍未能以民族的角度看待、認知香港人這個群體。

如果應用quenthai的說法,香港人之所以不以民族看待自身,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對香港進行「二重殖民」的結果:一方面借主權進行實質政治權力控制,另一方面則以「中華民族」的概念宰制香港人的認知,令香港人誤以為中國和香港是同一個民族,而非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殖民。在中國的二重殖民下,香港人過於理所當然地不將自己視為一個民族。

然而,「中華民族」的概念宰制,其實並非香港所面對的獨有問題。我已在〈衝破無理延伸的中國殖民霸權〉一文中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一直以來都極力延伸、操弄「中國性」,以將世界各地的華人都統攝於其「正統」權力之下。「中華民族」的概念宰制和「中國性」的無理延伸,造成很多華人對民族與族裔的混淆,理所當然地覺得自己不是「中華民族」以外的另一民族。不少香港人未能視自己為香港民族的一員,可說是「中國性」的無理延伸於香港所造成的問題之一。

但姑勿如何詮釋問題的原因,民族成員未能將自己的民族以民族看待,是建立、發展民族意識的一大障礙。反過來看,未能以民族認知自身,正是民族意識不足的表徵。要推動香港民族的發展,讓香港民族運動滲透社會每一角落,解決香港人民族意識不足的問題,是不可或缺的一步。從學理的層面,解構中國殖民香港的手段,及剖析其如何操弄「中國性」以將世界各國華人置於其「正統」之下,固然重要;但反殖、反霸權的論述,需要如何反殖、如何反霸權的策略配合,方能解決問題。

本文嘗試拋磚引玉,從民族自信的角度出發,就香港人應如何看待香港的特質、獨有現象和文化資產提出一些建議,從日常生活做起,嘗試不將自己視為少數或異類,以逐步令香港人認同自己是一個很正常地有其獨有特色的民族,一如普遍認知下的其他民族一般。

1.1何謂「民族自信」?

民族自信,顧名思義,是民族的成員就這個身份所表現出的自信。當一個民族的成員,在其自我認知上對自己身為該民族成員這個身份和其民族的特質予以正面肯定,而與他者接觸時亦願意以這個身份示人,並展示其民族的特質,而不會對身為該民族的成員而感到羞愧,便是民族自信的體現。民族的成員普遍願意展示其民族身份和特質,甚至希望其他人以其民族身份認知自己,這個民族便是一個有自信的民族。

1.2香港人的民族自信基礎

「香港人」這個身份,隨香港開埠後的歷史一同發展而來,有穩固的歷史、物質、文化和文明基礎,絕非近年來才出現的新概念。七十年代後,香港的經濟強盛、法制完善,成為亞洲地區的富裕文明國度,八、九十年代期間,更一度有文化產業的大量對外輸出,在香港的強盛下,香港人過往是一個足以讓香港居民皆感到自豪的身份。居住地的成功和強盛,對其居民歸屬感和身份認同的確立,有很大的助力;香港曾經的輝煌,早已為香港人的民族身份和民族自信,奠下堅實的基礎。

而民族身份和民族自信的基礎一旦存在,就不會那麼輕易遭磨滅。主權移交以後,在中國的全方位殖民下,香港的經濟、文化和文明都遭受前所未有的侵略,香港不再如以前強盛,然而,我們卻未有因此而放棄的香港人的身份。恰恰相反,香港人面對中國的劣質殖民侵略,更覺香港人身份的重要。眼見中國人的種種低劣、不文明行徑,我們明白不能讓世界誤將香港人當作中國人,因而都會嘗試向不同國家的人解釋香港人和中國人的不同。在已擁有民族身份和民族自信的基礎下,中國的殖民侵略反而令香港人的身份多了一份精神基礎,一種不欲被視為中國人的執著。

當然,對中國人的不齒和厭惡,並沒有令這份精神基礎變成單純的「崇優」。偶爾有外國人誤以為香港是日本的一部份,或將香港人誤認為日本人,我們也不會因日本的文明和強盛而冒認日本人。我們固然認為香港人比中國人文明,但亦不會因出現比香港人強盛的民族就輕易放棄香港人的身份。香港人願意與香港榮辱與共,是香港人民族自信的重要精神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