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終極一戰失敗之後,難免會變成草木皆兵的驚弓之鳥。所以之後還有更多的鬼出現,梁天琦退出遊戲也是個明智的選擇,當然在泛民捉鬼的遊戲中,梁天琦被當做出頭鳥來打的機會率很大。之後還有更多的鬼被捉出來批鬥,畢竟雨傘革命變成運動,然後沒有戰略成果之後解散,一切都是鬼的傑作。

當然,鬼是捉不完的。畢竟破壞運動是鬼,行動升級是鬼,惹怒中共也是鬼。當然自己出賣香港,就不是鬼,讀書人的事,不算偷。之後補選的資源爭奪,就像鬼節一樣,鬼門關大開。到時,你是鬼,我是鬼,他是鬼。

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焦土政策也好,關鍵議席也好,都不太重要,因為香港的局勢是一場共業,目前的形勢之下,維持泛民建制對立的現狀是最壞的。因為泛民終極一戰失敗,已經失去和建制對抗的力量了。這個僵持的局勢結束了,才能帶來新的機遇。

鬼就像反革命分子一樣,只是一個打壓他人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