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人屋

靖曉頂著一臉蒼白倦容,不情願地輕力推開大門口,攝手攝腳地從門縫踏前,把身體埋進這片無盡的黑暗之中。這是一個瀰漫著陰沉氣氛的屋子,今天、今次,她又會遇到什麼「妖魔鬼怪」呢?還是她可以安然地渡過這一次、這一天的冒險之旅?

向前走了大概八、九步路,靖曉感覺到她的腳指踢到椅子的其中一隻椅腳,但不等她反應過來,已有一把沙啞低沉的咆哮聲像風暴般略過她耳邊:「快!點!坐!好!不準亂離開!」

像被「恐懼」控制了似的,靖曉只好乖乖危襟正坐椅上。

在這可怕陰森的環境裡,這會是張電椅嗎?會趁她不為意,自以為可以舒服地一直安坐下去時,之後就冷不防通電電到她唉唉叫嗎?

十多分鐘過去了,沒有什麼動靜,靖曉好像還是相安無事……

倏地,她感覺到有道涼風經過她身後,再劃過她的背脊,那力度輕輕的,但已足夠令她心寒。她馬上轉過臉去身後打探情況,但卻不見任何身影。

她吁一口氣地雙手掩臉,就給她數分鐘時間去打起精神來吧。

要說到什麼被驚嚇的,應該還輪不到她吧?她已經是盡力低調地進來坐下了,鬼怪要嚇的,應是那些姿態大搖大擺的其他人吧?她不會主動招惹「妖魔鬼怪」,同時希望「鬼怪們」也好心放過她,不要過來騷擾她吧。

「喂,陳靖曉。」

啊,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快她就被點中了?有人叫她的名字,這情況通常都不是什麼好事情。聽說,若不幸被叫中了名字,最好不要回頭……

「喂,陳靖曉!我在叫妳呀,妳耳聾了是不是呀!陳靖曉!陳靖曉!」

命令式的語氣,刺耳的女聲不斷從靖曉身後傳出,彷彿她不回應,女聲就會喚她喚到宇宙的盡頭也不罷休……

「是……」靖曉緩慢地再次轉過臉到身後的位置……

「女鬼」殺到眼前了!

靖曉瞪大雙眼,看到一個剪著整齊瀏海長髮,化著濃厚妝容,張著血盆大口的胖女人正囂張跋扈地站在她的左方……

女人膊頭的形狀非常奇特,斜度垂直得彷彿沒有承託力,就如某個英文字母的形狀般,好像什麼東西都會經那光滑的弧線傾卸下來……

「嘩!」靖曉尖叫起來,用兩隻手臂保護著自己。

因為女人像打開機關般,「打開」了她的頭頂,裡面不斷湧出一個又一個重得像石頭般的人頭公仔。全部人頭公仔都順著她膊頭的弧線正面迎向靖曉,數量多得把靖曉的身體都淹沒起來,只剩一個腦袋瓜在外面。她被砸得頭昏眼花,但仍可以清楚看到女人卸下一堆大石頭在她身上後,便心滿意足地「哼」一聲,趾高氣昂地大步從她身邊經過。

原來,就算你不主動招惹「鬼怪」,「鬼怪」都會看不慣風平浪靜,要主動找上門去招惹你,拖你到萬丈深淵。

————————————————————

一小時過去,靖曉好不容易把一堆沉甸甸的人頭公仔從身上撥走,卻又有一個黑色身影飛快地從她臉前彈跳出來。這次來嚇她的「鬼怪」又長什麼樣子,會出什麼招式?

靖曉瞄到「她」的頭上長著異於常人的五張臉譜,而現在臉譜正發出「咔咔」的惱人聲,並360度詭異地轉動著:諂媚的笑臉、委屈的哭臉、怒氣沖沖的生氣臉、笑瞇瞇的八卦臉、冷漠的冰塊臉……而最後對準靖曉的,是一張冷漠的冰塊臉。

「她」張開嘴巴,向準靖曉的臉上後就吐出大量雪霜和冰塊:「又笨又沒用的傢伙,竟然敢不聽我話,不幫我忙,害我昨天加班加到陪不到男友吃晚飯了!」

任靖曉左閃右躲,仍然逃不過「她」的猛烈攻擊。直到最初那一把沙啞低沉的聲音呼喝:「你們在做些什麼呀!」

倏地,「她」在一秒間就收起冷臉,轉換成一張諂媚的笑臉:「沒有呀,啊,報告大王,就昨天呀,我真的忙得不可開交,想說拜託靖曉可以幫我一下,讓我可以回家陪爸媽吃生日飯,我都說下一次我她需要幫忙時我可以幫回她的,大家就彼此協助嘛,但她就是絕情地一口拒絕我,害我……害我……」

慢慢地,「她」又轉換成一張委屈的哭臉,楚楚可憐得聲音也受屈到顫抖起來,豆大的眼淚還像珍珠般從臉上緩緩滑落下來,跟上一秒那怒不可遏向靖曉狂噴冰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

好戲!好戲!靖曉真想可以大力為她的演技拍掌,她臉上的冷霜都不及心裡的寒意來得冰凍。

靖曉受不了這樣被二人包圍聯合攻擊的場面,她一股氣地站起身來衝撞開她們奔走出去,而映在她眼前的是一道漫長又寂靜無聲的走廊。

從前方有兩道身影漸漸放大,他們二人臉上掛著正常人應有的眉毛、鼻子、嘴巴,但就是看不見他們的眼睛躲在哪處。也可能是這樣的緣故,他們就在靖曉臉前直行直過,就算撞到靖曉的肩膀、踩到靖曉的腳也一聲不吭,繼續理所當然地大搖大擺走過靖曉身邊。

這就是一群眼睛長在頭頂的鬼怪:目中無人、見高拜見低踩。在靖曉記憶中,她已經不是第一次踫到這種鬼怪,而踐踏他人,就是這種「鬼怪」的成長養份,所以亦無須再大驚小怪。

————————————————————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經過一整天的折騰,終於捱到了下午六時正……一踏入下午六時,雖然天色已染上一層金黃色彩,亦快將埋入黑夜,但靖曉的黑幕才是剛剛被掀開,她的周遭環境反而明亮起來。

快逃跑吧!快逃跑吧!出口就在前方不遠處!

「我……終於可以逃出鬼屋了。」靖曉累到只剩下微弱的聲線,胃痛得厲害,而且她的背脊一直隱隱作痛,她已猜想到一定又有人在她背後說壞話、放射毒箭了。

誰說,世界只有鬼怪是嚇人和可怕的?篤背脊鬼、雙面鬼、A膊鬼、擦鞋鬼等等,他們的可怕程度又如何呢?哪裡有他們,哪裡就是一間聚集怪物的陰險鬼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