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2 月 13 日) 是南京大屠殺發生 80 周年。

1937 年 7 月 7 日,蘆溝橋事變爆發,日軍借口搜查一名失蹤士兵,炮轟宛平城。礙於軍力懸殊,京津相繼失陷。蔣介石採取「持久消耗戰略」:「利用中國眾多的人力和廣大的土地……一方面不斷的消耗敵人;一方面擴散戰場,分化敵人的優勢,同時積極的培養戰力,捕捉反攻機會的到來。」(胡璞玉《領袖軍事上的豐功偉業》),開闢上海戰場,8 月,「淞滬會戰」爆發。

《李宗仁回憶錄》描述會戰慘烈戰況:「當時我軍參戰約五十餘師,戰鬥兵員在六十萬左右,約全國兵力的百分之六十。當時淞滬戰場離蘇嘉鐵路第一道國防線尚有百餘華里。投入戰場人數既多,然而上海是十里洋場,四面平曠,無險可守,日軍陸海空三軍的火力可盡量發揮,我軍等於陷入一座大熔鐵爐,任其焦煉。敵方砲火之猛,猛到我砲兵白日無法發砲,而夜間又無法尋找目標,只是盲目轟擊。所以淞滬之戰,簡直是以我們的血肉之軀來填入敵人的火海。每小時的死傷輒以千計,犧牲的壯烈,在中華民族抵禦外來的歷史上,鮮有前例……是我國抗戰八年,犧牲最大,戰鬥最慘的一役。」

經此一役,國府精銳幾乎摧毀殆盡。倉促撤退更帶來嚴重死傷,軍隊意志消沉,根本不宜再戰。

豈知蔣介石竟接納唐生智自告奮勇:「現在敵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國父陵寢所在地。值此大敵當前,在南京如不犧牲一二員大將,我們不特對不起總理在天之靈,更對不起我們的最高統帥。本人主張死守南京,和敵人拼到底!」決心死守南京三個月至一年 (儘管他知道「南京孤城不能守」)。南京保衛戰展開,結果是國軍爭相逃命,波及許多無辜民眾,屍體堆滿江面。

日軍的前線作戰部隊把輜重部隊遠拋在後,致使糧食供應面臨中斷,「就地徵收」命令於是出台,姦淫婦女、放火燒村 (旨在毀滅罪證) 等暴行隨之而至。

金山、無錫、蘇杭等地,大量婦女被日軍強姦。美國駐上海總領事高斯致國務卿赫爾的電報:「有些婦女已經跑進美國及其他外國傳教士領地又被日本士兵強行拉出去強姦……」此其實已是南京大屠殺的前奏。

國府撤離,日軍入城,南京成了大煉獄。

《東京日日新聞》報導向井敏明和野田毅進行「百人斬」殺人競賽,極其兇殘。

日軍不分晝夜強姦婦女,12 歲幼女、60 歲老婦乃至孕婦,無一倖免。又日軍施暴時,往往在受害婦女的家人面前,而且是輪姦。日軍還強迫受害婦女亂倫,不從就加以殺害。

馬吉 (John Magee) 牧師記錄了一宗典型的強姦滅門慘案。30 個日兵闖入夏淑琴一家與房東居住的門東新路口 5 號,他們先殺死房東夫妻和夏淑琴的父親,用刺刀殺死夏淑琴母親懷裡的 1 歲嬰兒,再輪姦母親和兩個姐姐。祖父母在試圖保護孫女時被殺。之後日兵殺死慘遭姦淫的母女,並且在她們陰道裏插進瓶子和木棍。當時 7 歲的夏淑琴和 4 歲的妹妹被刺刀扎傷,昏死過去而倖存下來。至於房東兩個孩子,一個被刺死,一個被劈開腦殼。

日軍在南京的暴行,委實罄竹難書。中國官方估計,是次大屠殺共有 30 萬人遇難。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則估計約有 20 萬人以上。

要之,這些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日軍犯下反人道罪行,彰彰明甚,右翼分子極力把「大屠殺」淡化為「事件」,無助掩埋事實真相。

中國人承受大苦難,蔣介石、唐生智難辭其咎。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君主」毛澤東如何看待日軍呢?他說:「我曾經跟日本朋友談過。他們說,很對不起,日本皇軍侵略了中國。我說,不!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

沒有咬牙切齒,沒有傷痛落淚,只有感激,感激帶給中國人大苦難的日軍!眼裡僅看見一己私利,望不到他人受苦受難,毫無憐憫惻隱之情,這就是毛澤東。現在中共大搞公祭,何必做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