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

最近的心情是如此低迷。有一點悲傷,一許愁悵,一些失落,和一絲迷惘。

「怎麼了?」他問我。

「不知道。」其實是不知道怎麼告訴他。

「真不知道?還是不想說?」他繼續問。

「我…我不開心。」我支支吾吾,他連眉都沒皺,就溫柔地看著我。

「我丟了一件東西,很重要的東西,像有些人會鎖在保險箱裡的家傳珠寶,喔,不對,珠寶不對味,嗯…應該說,像是珍藏在木盒裡頭的老照片、信件、卡片、明信片,或曾經最愛的髮夾,或十七歲時和心裡喜歡的男孩去海邊時所撿的一顆小石子,或者最要好的朋友手編的平安手鍊…」他的眼彎彎地笑了。

「一直一直都在盒子裡的…前些日子,我發現它不見了。起先,我想,也許上回拿出來,忘了放回去或掉了,所以四處翻找,最後簡直像把房間打掃整理了一回般,我卻還是沒有找到它。就是這樣,我的情緒開始低落。」

「是掉了什麼東西呢?」他依然溫柔,現在的我很需要,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想不想告訴他。

「一定要說嗎?你這麼想知道嗎?」他沒有回話,只是直直地看著我。

「…怎麼說呢,它是個很重要的東西,我活著,就必須擁有它才行,我的人生才會有意義。它沒有固定的形狀,是大或小,是圓還是方,甚至像朵隨意的雲,全隨著我的心思感情在變形。每當它變得過小的時候,我會很小心,會趕緊做點事,如看場溫馨動人的電影、讀本好書,或者走出家門與人互動等等,就能讓它慢慢變大一點。這回,不是沒有發現它變小了,是衝擊太大,於是它像氣球消氣一樣,那麼飛快,我仍在驚慌失措中,它就不見了。」

我哭了,從失去它以來,我都還沒哭過。不過,我哭得還真大聲哪,像個棒棒糖掉到水溝裡的孩子,那般傷心。

「噓…噓…It’s OK. It’s OK.」他上前抱住我。

當他輕拍我的背,我的腦子輕了,肩膀鬆了,腳也軟了,覺得,被愛。

當我覺得被愛,是因為我相信一個人,相信他的真誠。我失去的,就是對人的信任,於是,最近的我,只是個有生命的肉體,沒有能夠讓我好好生活的靈魂。

一邊擦著淚,一邊看著他,心想:「我痊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