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超市的飲品貨架前,彥詩把放在最前面的支裝咖啡挪開,伸手取起第二排位的同款咖啡。她不喜歡放在最前位置的貨品,感覺會被很多人觸碰過,包裝也磨損得較多吧,躲在後面的會比較完整無缺。

下午六時多是超市人流最旺的時段,收銀處總是大排長龍,偏偏彥詩最喜歡於這時候到超市購買一些非必要的物品。

她神態自若地走到最左邊的收銀處,那裡如她所想的只有小貓三、四隻的人流。彥詩拉起衣袖,給收銀員確認她左手手腕的三角形銀白色線條的記號。

這記號從彥詩出生時就被印上她的皮膚裡。在她還在母親肚子裡等待出生時,她已被檢查出是天資聰敏過人的優等生。城市為了篩選將來可為社會作出特別貢獻的人材,同時打算從小就對他們作特別針對性的培訓,只要是被檢查出是優等生的嬰兒,都必須在手腕上打印三角形線條的記號。這除了是方便識別他們之外,城市也會為他們提供生活上的優惠服務,例如購物特快付款的收銀櫃檯、交通工具上的優等座、優先醫療排期服務等。

因為他們的時間十分寶貴,應花在改變社會質素的事情上,而不是浪費時間在「等待」上。

──────────────────

兩小時過去,彥詩仍然陪伴著她媽媽坐在醫院門診的大堂裡候診。雖然她擁有優先醫療服務的福利,可是她的父母親都只是普通平凡的市民,生病還是須要經一輪長時間的等待才可得到治療。

最後,彥詩不用為自己等待,亦要為家人付出陪伴的時間,但她喜歡偶爾去過著一些與他人無異的日常生活。有過對比,她要體驗過別人沒有特權的日子如何不便,才可沾沾自喜。

她站在優等生的圈子裡就會變回一枚普通人,沒什麼了不起,她要活在平凡堆中才是與眾不同的優等生。

「對不起,都是我不好,累妳浪費時間了。」彥詩媽媽拍拍彥詩的手背,神情非常抱歉。

「怎會呢,妳生病了,我當然要陪伴妳啦。」雖然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但彥詩仍然覺得和媽媽的距離很遠。其實媽媽非常疼她,或許應形容為有點似在一直討好著她,但和她說話的語氣卻總是非常客氣。

彥詩明白,因為作為平凡質素的父母親都把一切希望寄託在她身上吧,他們都需要依靠她去改變生活,所以要小心翼翼呵護著她。

彥詩被檢查出擁有對電腦程式的高天份,自小學起,她與電腦程式碼日夜相處了十多年。她只有符號的世界,有時候,她會失去了現實感,彷彿與現實世界相連的唯一線路斷了,直到她緊握自己的手腕,聽到那確實跳動的脈搏聲,才會吁一口氣。

──────────────────

會議室內坐在十多名這城的決策人士,他們正在議論紛紛。

Y先生 :「這批編號R02系列的優等生今年正逢二十歲,下年就是畢業的時期,為確保他們仍維持著精英的質素,可以畢業後就立即以高效能對社會作出回饋,下個月會有每五年舉行一次的測試關卡。今次如有優等生不達標準,我們將如何處置他們?大家可以提出意見。」

秘書小姐:「補充一下,上次測試共有二十八名優等生不達標準。」

S先生 :「如果他們質素下降,或有任何異常改變,我們當然要停止培訓他們。而且我們花了二十年的時間與大量金錢在他們身上,如果他們最後不能給予同等價值的回報,也要給予他們懲罰,畢竟浪費了大量社會資源,令我們和一眾市民失望了。」

會議室內每個人的左手手腕上,都打印著一個三角形銀白色線條的記號。他們當年如何戰戰兢兢去走人生的每一步,也要現在的優等生承受同樣的痛苦。一起受苦,他們就有互相安慰的作用。

U小姐:「報告給大家知道,我們部門經過多年的研究,已經詳細拆解了優等生的基因密碼,將來可從胎兒階段就給母親用藥,去改變他們的基因,從而將普通人也進化為優等生,藉此大量孕育和複製優等生。我提議如果這批優等生不達標準,我們就回收他們作研究,給他們用藥,觀察他們會否提升質素回復優等標準,成功的話將來就能實際應用在臨床上。」

I先生:「我們亦可研究這些瑕疵品的基因出現什麼問題,若果日後可以及早發現問,就可為社會減省資源。」

秘書小姐:「贊成的人士請舉手。」

秘書小姐:「好,過半數贊成,此決定已被通過。」

──────────────────

黑盒劇場裡,彥詩觀看著一場美妙的舞台劇表演。整場表演只有女主角一人,沒有一句對白、沒有華麗的道具、沒有五光十色的燈光變化,只有女主角把豐富的情感透過行如流水的舞步、細緻的肢體動作去盡情揮灑出來。

雖然戴上半面罩的女主角氣質冷若冰霜,內在卻釀著爆發力的情感。

彥詩看見女主角手腕上沒有任何記號,她不是大眾眼中的優等生,現在她擁有著專屬自己的舞台去表達自身的故事,成為舞台的中心、全場目光的焦點。

突然,女主角走近坐在地上第一排的彥詩,牽起她的手來,眼神流露著溫柔,帶領她踏進舞台裡那流動、廣闊的世界。

女主角沒有出聲,緩緩閉上雙眼,身體仍然自如舞動著,如一朵盛放中的花。

彥詩戰戰兢兢地踏入燈光裡,她只懂拚命搖頭,身體拘謹得非常生硬。但彥詩感覺到現在自己的身體裡,開始蘊釀著她從未感受過的生命力。

半響,女主角開張雙眼鼓勵彥詩。彥詩漸漸感受到手部肌肉伸展的力度、她開始延伸平常少有拉動的腿部線條、她發現原來她的頸椎一直如此繃緊著……

她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會痛會笑會流淚會害怕,她是她自己,而不只是一枚記號。

──────────────────

彥詩坐在電腦前,經過她一星期的鑽研,她終於進入了管理城市優等生資料的電腦系統。

李彥詩,身份證號碼TXXXXX(U):2017年9月2日因皮膚敏感而進食了適當劑量NO.3256的抗敏藥物、2017年9月20日於興趣班結識了兩名他國的人士、2017年10月2日在家因逃避溫習而喝醉導致編號E2038的考試成績下降……

她只閱讀了冰山一角的紀錄。啊,原來城市的決策組織一直透過優等生身邊的親人、朋友,甚至街道上、店舖裡的特定人士,去嚴密監察優等生的日常生活,組織希望優等生維持良好的身體機能,同時亦要防止他們利用自己精密的頭腦背棄這個花盡心血培育他們的城市。

原來如此……

彥詩的手指輕盈地於鍵盤上飛舞,今天過後,她要和這個困著她二十年的三角形銀白色線條的記號說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