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打算在 6 名反對派議員被 DQ 後修改議事規則,激起其他反對派議員不滿,發動拉布、衝擊主席台等議會抗爭。

謝偉俊批評反對派搞「塔利班式拉布」,「講成堆廢話、人都癲」,特別點名揶揄民主黨新人鄺俊宇:「呢條傻仔幾得意吖!」、「我收返!我知道喇,佢唔係傻仔,起碼喺我眼中我唔知佢係乜嘢,喺市民眼中唔知佢係乜嘢。不過佢唔係傻仔,OK?」,且說:「如果用你哋依家嘅方法監察政府,嘥氣啦!收檔啦!根本政府完全唔怕你哋!」

謝氏所言不動聽,卻道出了實情。

過往司徒華、劉千石、李華明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物,即使到了劉慧卿,各位都知道她是何許人。

但鄺俊宇呢?尹兆堅呢?許智峯呢?知名度欠奉,更遑論大眾會留意彼之發言及關注之議題。「傻仔」一詞略嫌侮辱,但反對派陣營的少壯分子不為人所熟悉,這的確是事實,反對派需要認真反思。

又口誅筆伐現時委實無法令港共有所畏怕、讓步。

須知港共乃一傀儡政權,其背後宗主為中共。而中共向來崇尚「槍桿子裡出政權」,對敵人口誅筆伐從不放在眼內 (其著重官方文宣是另一回事)。鄧小平上世紀八十年代說:「我們不怕他們罵,共產黨是罵不倒的。」除了霸氣使然,亦源自共黨對他人輿論的一貫漠視。

如斯一個冷血獨裁政權,用立法會發言空間鞭撻政府施政、咒罵港共各官員,美其名曰「監察」,實際既無助於港共回心轉意,亦帶不到任何抗爭果效,淪為「鳩做」(所以 2014 年「雨傘革命」期間,有部份群眾鄙視各政黨,要求不設大台)。儘管從「保障言論自由」的層面應該避免收窄議員發言空間,在「追求有效果抗爭」一面,指用立法會發言監察政府係「嘥氣」、「政府完全唔怕你哋」,也未嘗不對。

當然,有關反對派為拉布「講成堆廢話」云云,謝氏始終未能擺脫建制派的意底牢結,同情了解反對派用心。

在立法會大半是保皇護航,以及功能組別之下,反對派屬少數 (雖然代表著多數民意,非由蛇齋餅粽等手段產生)。6 名議員遭 DQ,反對派更是勢孤力弱,處於下風。適逢「一地兩檢」、「修改議事規則」全是可以為香港帶來長遠不良後果,製造流會、拖長發言、阻礙會議進行以令議案得不到通過,俱是逼不得已,萬般無奈之作為也。要拉布,少不免東拉西扯,文不對題,謝氏批評有理。不過,追源溯始,立法會全面直選的話,拉布會出現嗎?

提高新晉知名度,調整抗爭策略,刻不容緩,不要再視議會為唯一戰場了 (中共不是文明民主國家)。

還有,別再示人以弱!敵我矛盾早已形成,慨嘆對方將所有東西變成零和遊戲、不把你看作同事 (邵家臻發言),只會自取其辱,得不到同情,何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