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咖啡」,煥淇只有兩項印象:灼熱感,和心跳加速。

曾經在感冒的時候,她手中只有一支樽裝炭燒咖啡,沒選擇下她只好一口接一口喝完整支咖啡,後果就是喉嚨加劇灼熱。之後煥淇只要嗅到咖啡的氣味,就算不用喝下,都會自動令喉嚨產生灼熱感的錯覺。而且她的心臟也受不起咖啡,每次喝完都會心悸,無論於身或心,煥淇都與咖啡無緣。

可是,偶爾她總有忘記自己不能喝咖啡的時刻。或是她已被咖啡香氣吸引,把不適感覺都拋在腦後的時候……

「嗨,沒讓妳等太久吧?」天海急步走向煥淇的位置。

「沒有啊,你先坐下來休息一下吧,不用急。」煥淇把色彩鮮艷的餐牌移向他。

天海瞄到擺在桌子上已被喝掉一半的飲品:「妳不是說妳不能喝咖啡嗎?連咖啡氣味都會勾起妳的不愉快,不是嗎?」

天海是一個咖啡迷,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黑咖啡去提神,吃飯也習慣要配一杯加奶咖啡才有好胃口,這是他甩不掉的心癮。但天海只要是跟煥淇在一起,他都不會在她面前點咖啡來喝。

「就忽然想喝嘛,女生有時就是會任性。」煥淇分神注視著天海身後的貼牆時鐘。她知道自己也是一個性情莫名其妙的女生。

時間好像變得非常緩慢,她再低頭呷了一小口冰凍咖啡。因為加了煉乳,中和了咖啡的澀味,口味很溫和。

「今天這杯咖啡好神奇喔,沒有讓我的心跳加速而不舒服喔,真好。」煥淇瞇起眼睛,很滿意的樣子。

「喔,那我今天可以在妳面前點咖啡了嗎?」天海突然泛起心癮。

「可以啊,就做你自己就好了,其實你不用事事配合我的。」

煥淇用小勺子攪動著只剩一半的冰咖啡,逆時針的漩渦把她帶回天海向她告白的那一個下午……

那天,天海的泡沫咖啡的香氣瀰漫他們二人之間的空氣裡,煥淇忍不住同樣點了一杯泡沫咖啡。在輕微心悸發作的時候,其實天海表白的聲線變得很模糊,不過她卻因此心情亢奮了一整天。而在之後的日子,她再沒有喝過咖啡,直到今天。

聽說,心跳加速所形成的緊張感,會容易產生喜歡上別人的錯覺。

他們之間的感情也是一場錯覺吧,煥淇現在如此認為。不過她雖然記不起喜歡他的原因,卻還是清楚記得他說喜歡她時的緊張和靦腆模樣。在煥淇眼中,他仍是一個可愛的男生。

今天,煥淇再沒有因為喝下咖啡而心跳加速。

她沒了心跳的感覺。

同時她對天海,也是失去了心跳的感覺吧。

「我想……我們還是分開吧。我想……和你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