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當外賣會計師和從前最大的分別除了人工銳減之外,就是能夠經常接觸到不同的客戶,從行業到人種從老到少,各種各樣的不同。

這樣的不同令原來沉悶的會計工作變得有趣了一點點,例如最近我又接了一個新的執數委託: 一間連同永不露面的老闆在內只有四人的網媒公司。

或者是毛記上市效應,網媒如雨後牛蛙東蹦西跳,我的新客戶架構十分簡單,老闆文編美編打雜, 沒有了。老闆的計劃用猜的都可以想到:先打響名堂然後接廣告,大概希望他朝也能上市。

於是,某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出現在他們的辦公室,那個兩面牆壁只有三個箭步距離的辦公室。由於他們無法安排坐位給我,我本打想帶走所有文件便回家慢慢堆砌數字,然而,坐在角落的文編突然大叫:

「突發!鄭家純原來有個仔!」

正在修圖的美編放下輕觸畫筆。正在拆淘寶的打雜放下剪刀。正在執文件的我放下公文袋。

「這句如何?」文編笑問。
「鄭家純?雞排妹?」打雜輕托眼鏡:「她甚麼時候生了仔呀?」
「對吧?一提鄭家純就會想起雞排妹,看到標題就會好奇對吧?」文編興奮地反問。
「無聊。」美編回到自己的修圖世界。
「而事實上標題中的鄭家純根本不是家雞排妹,而是……」
「新世界的老闆對吧?」我忍不住搭嘴。
「耶!答對了!」文編用力地指住我,然後故作高深地說:「一切,都只是讓人點進文章的幌子。」
我點頭,然後把文件塞進公文袋裡便快速轉身離開。

雖然我對台灣的鄭家純和香港的鄭家純都沒甚麼興趣,但當日文編眼中的異樣光彩卻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於是我還是不爭氣地搜尋了「突發!鄭家純……」,然後搜尋引擎就自動幫我補完了「……有個仔!」

拜那奇怪的標題所賜,文章的熱度似乎不低,我點進文章,才知道原來鄭家純有個叫鄭志剛的兒子,他最近成立了Culture For Tomorrow (CFT)推廣文化活動,而十二月八號到十三號在尖沙嘴文化中心露天廣場舉行「沐熱乘涼Hot is Cool」。桑拿與涼亭,分別由芬蘭的維爾哈拉和香港的蕭國健主理,他們不是被大獎提名就是得過大獎,都是當代的出色年輕建築師。

讀完文章,老實說我五味雜陳,畢竟不論是露天桑拿、涼亭下的閱讀音樂會、文化講和紙鳥互動創作體驗,在香港算是少有有規模的文藝活動,但知道的人卻有寥寥可數,甚至在宣傳上要用到標題黨的技倆才能引人一讀,我已經分不清到底是依靠社交媒宣傳本身有問題,還大眾對藝術早已失去興趣,只求打卡呃讚?

到後來我才知是道鄭志剛其實已經是新世界第三代當家,除了CFT之外,新世界旗下的K 11亦是全球首個藝術購物館,當所有商場清一色向大型連鎖店招手,唯獨K11劃出了不少位置給本地設計師的自創品牌,甚至要設立電競館等等。當大家一面概嘆香港是文化沙漠時,又有多少人願意在這沙漠中種下一小片綠洲,讓這世界有點新面貌呢?我合上電腦,眺望窗外的車水馬龍,或者這個週末就該到尖沙嘴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