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曾引我好奇一陣子,不過,「好奇」也不是非常正確,應該說是好奇中有很多「疑惑」。

事情是這樣的。在紐約的一個中國大超市,從其後門通往停車場,往左是樓梯,往右是斜坡道,推著購物車的人都需要使用這個坡道,而這個斜坡道以不鏽鋼欄杆切分成兩個走道。常常,在我於停車場找到一台推行順暢的推車後,依循斜坡地面上的箭頭指示,走「右邊」坡道,卻在半途中遇到從超市出來的人。

也許有人一時腦筋轉不過來,請讓我來說明一下。當我「靠右」往上行,遇到有人推車下來或走下來,表示這個人是「靠左」走。

幾年前,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先是感到驚訝,但旋即想到,也許這些人是來自香港,而香港曾為英治,所以習慣靠「左邊」走,如英國、日本。不過,後來漸漸發現,情況似乎非我所臆測,我開始心生懷疑:「他們全都是來自『靠左走』的香港嗎?」

經長時間觀察,發現他們幾乎都是來自中國的人。於是,我也因此覺得有些討厭,也抱怨:「為什麼不遵守指示來走呢?」

通常,許多人一出超市後門是走「右邊」坡道的,也有好些人,不知道是沒看到或者漠視右邊坡道的行走指示箭頭(還頗大的),硬是走「左邊」坡道,這些就是我會在狹路尷尬相逢的人。當然,換個情況,若是購物完畢,我推著購物車往停車場走,一樣有人會走「左邊」坡道來與我上演黑羊白羊要過獨木橋的窘境。

好吧,往上與往下的推車卡在坡道,只要努力挪移就能順利通過,當它是煩人的小事。然,若迎面而來的是人,尤其是老人或失序奔跑的小孩,就讓人非常驚恐。要是上坡,推車推不快,也還能立即暫停或小心躲避。若是下坡,推車不必推就自己跑得很起勁,還得要用全身力量來拉止住那速度,因此,不該出現的人突然就在眼前,委實會有嚇一跳的心驚,甚至憤怒。

十一月初,讀到張三一言的文章《人性天然右傾》,覺得有意思極了。作者討論了一個幾乎沒有人會在意的靠右和靠左走的日常事,引了點歷史典故,說了些社會觀察,結束在對中國共產黨的見血諷刺。我讀得是嘴角上揚,心裡讚之絕妙,當然,也想起我在那個中國超市斜坡道的煩擾。

不過,在那個坡道,似乎不符合張三一言的結論:「人是右的愛好者,人性天然右傾。」我認為,是因為,那些走「左」坡道的人之「不遵守社會規則」的天性更強於「右傾」天性。而這個觀點來自至少十年之我的社會觀察。

我住在紐約布魯克林,在一個曾是愛爾蘭人、義大利人、波蘭人、挪威人的社區,約二十年前,中國人開始搬進來後,現在全然是個中國城。從2002年我來到此地,環境的髒亂是一年比一年糟,真切是「每況愈下」。所以,我的愛爾蘭裔美國人婆婆,常常會感傷與忿忿她住了一輩子的地方,從乾淨整潔漂亮,變成讓人作噁的汙穢之地。

是怎樣的一群人會如此不愛乾淨,任意破壞環境,不擔心製造衛生問題?我認為,也許是知識不足,但更可能是沒有遵守社會規則的概念與關心社會的責任心,簡單來說,沒有「自律自重的榮譽心」。否則,這些人不會不替人設想,一直亂丟垃圾、隨地吐痰、大聲講話、猛按喇叭、當街大小便等等。

事實上,知識的欠缺並不是大問題,學習就行了,而是欠缺自律自重的心,問題就嚴重了,會嚴厲阻礙一個社會變得更文明進步。更糟的是,即使一直被他人批評,卻非反省檢討,而是生氣不滿,覺得被瞧不起,這種難以交流溝通與理解上的落差,讓世界上大部分的人和很多中國人永遠處在對立。不過,對於這些中國人來說,生氣歸生氣,心裡頭可能真的沒在怕,畢竟,他們有走旁門左道的共產黨政府可以靠哪。所以,沆瀣一氣,各取所需,應該會繼續和大眾逆向而行,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