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漩一人氣鼓鼓地站在便利店的雪櫃前,胡亂拿了一支焦糖口味的雪條就付款,再走到落地玻璃窗前的長檯拆開來吃。

聽說今天是今年冬天中最冷的一天,子漩穿著厚厚的保暖白色羽衣,但同時她也要以冰凍的雪條去降下她心中的怒火。

可惡!竟然敢爽約,應該爽約的人是我吧!我也是萬分不情願去的,最後被爽約的竟然是我?

子漩被她媽媽嘮叨了半個月,今天可是鼓起勇氣才答應媽媽安排的老套相親晚餐,說是那個什麼老朋友的一表人才兒子,曾經到外國讀書又工作過,知書識禮也見識廣闊,而她自己又三十二歲了,差不多三年沒拖拍,應該要加強力度找個好男人什麼什麼的。

到頭來她等了半小時,結果卻是收到媽媽的電話通知那個「才子」有事情不來了,簡直豈有此理!

子漩嘴巴大口吃著雪條,眼睛凝視著店外高樓掛著的大型聖誕燈飾。

那五光十色的璀璨光芒同時影射著她內心的一絲寂寞。

牆外的燈飾圖案是一隻聖誕小鹿,及牠的背上載著一位小女孩,他們的四周都掛上好多星星。

「妳覺得這聖誕燈飾怎樣?」突然有道男聲掃走她沉靜的世界。

子漩只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眼前的男子,這關他什麼事?

「這組聖誕燈飾是我設計的,見妳好像看得入迷,所以想來了解一下啊。」男人像看穿她心裡的疑問地解釋。

「真的嗎?你真厲害啊。」子漩真心覺得他很有才華,這才是真正的一表人材嘛。

「嗯。」男人點點頭。

「妳今晚是心情不好嗎?看妳一副生氣的模樣。」男人望向飲品櫃,再拿下一支烏龍茶去付款,再以快速的腳步走回子漩身旁。

「唉!在你們男人眼中,三十二歲的女人是很老了,是吧?」子漩突然悲從中來,為何她要淪落到要相親,最後還要被爽約。

「我可沒有這樣認為喔。」男人舉起雙手,一副不關他事的無辜樣子。

「我可是很長情的好男人。」男人的目光落在玻璃窗外的燈飾風景中。

「幹嘛自稱好男人啊,你有一位拍拖很久的女朋友了?」子漩內心覺得他好好笑,也有一點可愛。

「沒有啊,但暗戀的長跑又算不算?」

「這個年代還玩暗戀?有沒有這麼單純和深情啊?」子漩不敢置信。「是否每個男人心中都會藏著一個遙不可及的對象,給自己去牽腸掛肚和幻想?」

「唔……我不知道其他男人是什麼思想,但對我來說,那一個她……就只是一種很簡單、但又很深的牽掛吧。」男人把目光由窗外轉往子漩身上。

「好玄妙。」子漩笑笑,但她心裡好像有些微妙的變化,像是一陣小小的騷動。「那……你喜歡她多久了?你和她是怎樣認識的?」子漩突然非常好奇他們之間的故事。

「我從小就認識她,她是我媽的好朋友的女兒,我記得她童言童語地跟我說過她好想可以在聖誕節時遇上聖誕鹿,然後騎在牠的背上,一起飛上夜空去捕捉星星,所以我想幫她去完成這個心願。」

「嘩,小時候的事情你也一直記在心?說不定她早就忘記了,而且這願望好像小說女主角才會說的話喔。」就是太過童真的感覺。

「是嗎?」男人的眼神有一絲失落,他還是對她有所期待的。

「那你有去找她嗎?還找得到嗎?」子漩再故意去找話題,用手肘輕輕撞他手臂。

「嗯。有啊,我也找到她喔,我終於再遇到她了。」男人的眼神再次染上色彩。

「那……她有覺得你很浪漫嗎?」

「唔……我想她可以對我印象深刻一點,所以想先給她一個小驚喜,最後再送上這份大驚喜給她。」

此時此刻,子漩的肚子不爭氣在咕嚕咕嚕作響,她的臉上因尷尬泛起一層紅暈。

「哈,要不要一起去吃個晚飯?」男人展示出開朗的笑容,望著子漩一步一步向後退,好像準備轉身離開。

「吓?」他是想約她嗎?剛才他才形容到自己是快將絕種的長情好男人,現在卻因為她而變心?難道她的魅力有這麼大?

「哈,畢竟剛才我爽約了,讓妳氣到這樣冷的天氣還要吃雪條去降火。現在我們就重回那間餐廳,我請妳吃大餐補數吧。」

什麼?她有聽錯嗎?那個小女孩,是她?她真的不記得自己如此童真過。子漩覺得心中一陣天旋地轉。

「喂,你竟然敢這樣戲弄我?」她伸手想拍打他。

「我們餐廳等吧,哈哈。」男人一個轉身開始邁開腳步。

「喂,等我啊。」

「我等妳都等了這麼多年,現在換妳追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