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大興區發生住宅大火導致 19 人死亡,市政府未有妥善安頓受災者,反而藉此展開「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將數以千計「低端人口」(低收入、低學歷或從事低端產業的基層民眾) 驅離家園,任由他們在嚴冬裡無家可歸。網上流傳市郊一幅「清退低端人人有責」的橫額,相信清除「低端人口」是北京市委蔡奇的重點工作,而蔡乃習近平親信,整件事可視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體現,殆無懸念。

有民眾怒斥當局做法猶如納粹黨衛軍對付猶太人,2014 年,在越南的反華示威中,就有人把中共和納粹德國相提並論,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特別值得指出的是,中共昔日以打倒死不悔改的「高端人口」(如資本家、知識份子、封建地主)、匡扶備受壓迫的「低端人口」(工農無產階級) 奪取政權。馬克思亦強調,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階段,有產者和無產者必然出現階級矛盾,繼而發生階級鬥爭,鬥爭的結果,無產者消滅有產者,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社會由資本主義階段過渡到共產主義階段。今天馬雲、馬化騰一類富商權貴在大陸地位顯赫,「低端人口」卻被拆屋驅趕,叫天不應,叫地不聞。這是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思想麼?哪個地方繼承自馬克思?嚴格些說,習近平的思想路線,是「脫離群眾」!是「反黨」、「反革命」!

習又以「孫中山最忠實繼承者」自居,廖仲愷解釋孫重視農工原委:「我國農工佔十分之九,農工階級受經濟壓迫,無路謀生,他一天做十數小時的工,且不得兩餐飽食,何有餘力教育子女呢?全國國民十之九無受教育機會,知識當然落後,國何能強:若要中國強,必須提高農工地位,引導他有政治知識、方有希望。且農工俱為我同胞,當有互助義務,農夫耕田,秋寒盛暑風雨飄搖之時,辛苦作工,每日充饑者不過薯芋,以穀米供給他人,養蠶繅絲者祇穿布衣,建造工人,僅住棚廠,農工辛苦供給我們衣食住,飲水思源,我們不當助他嗎?挽救農工即所以挽救中國。」(《廖仲愷先生哀思錄》)「國父」本乎仁心扶助弱勢社群,透過建立強而有力的中央政府,改善基層群眾生活質素,是為「民生主義」。習近平利用國家機器對付「低端人口」,絕非「三民主義」同路人,遑論做繼承者,真不知愧恥!

《小戴禮記.禮運篇》有「矜、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儒學也是教人關懷弱小,幫助他們過上好生活。中國特色?不是欺世盜名嗎?

李怡先生說:「所謂『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就是權貴資本主義。」講中一半,另一半則是國家民族至上的極右法西斯主義。「低端人口」有失大國體面,折損中華民族威風,所以應被整肅、消滅。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第一條「人皆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均各平等。」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與人身安全。」俱立足於把個人置於第一位的自由主義,習近平反其道而行,按照上世紀歷史發展推測,很大機會走上法西斯舊路,重蹈軸心國覆轍。

消息指寧波、廣州等地已經開始整治分租房屋,驅逐「低端人口」,實行另類滅貧。在中港融合的主旋律下,他朝香港有廢青、劏房租客被逐出街頭,具物業者遭充公財產變為「低端人口」,亦未可知。

1956 年 11 月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毛澤東語重心長告誡與會人士︰

「縣委以上的幹部有幾十萬,國家的命運就掌握在他們手裡。如果不搞好,脫離群眾,不是艱苦奮鬥,那末,工人、農民、學生就有理由不贊成他們。我們一定要警惕,不要滋長官僚主義作風,不要形成一個脫離人民的貴族階層。誰犯了官僚主義,不去解決群眾的問題,罵群眾,壓群眾,總是不改,群眾就有理由把他革掉。」

六十一年了,仍然適用,習近平慎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