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這個低端黨和低端政府創造貶指工農貧民的新詞:「低端人口」,並以之來剝奪迫害工農人權和基本權利。

[一] 共產黨製造「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從哪裡來?

共產黨權官在現在生活着「低端人口」的土地上用公權力搜刮了數以萬億計的髒款、黑錢連同其妻室二三奶及子女移民到他們日夜咒罵的自由民主世界作保險;錢財被共產黨刮盡的平民百姓就是「低端人口」。

共產黨的貪官污吏保險的代價就是中國大陸出現「低端人口」!

本來,同一個國家的不同地方,國人居住到哪裡都有著平等的權利;這應該是一個人權原則。但是,共產黨的地方權力,尤其是城市政府,殘酷無情、反人道主義,公然歧視外來人口,把外來打工人口視作「低端人口」(以前誣稱黑人黑戶),並且借天災人禍製定 「清理人口」的政策。可見,「低端人口」是共產黨政策製造出來的人禍災害。

共產黨首都北京,政府公然地把自己的一部分公民劃入「低端人口」,並在嚴冬下像「黨衛隊清理猶太區一樣下令驅逐他們,趕出住房,有些只好在街頭露宿!

共產黨製造無家可歸的赤貧人口,再創造 「低端人口」新詞貶誣之。

「低端人口」一詞倒真實地反應中國政治現實:共產黨權貴資產階級地主階級高端人口對平民百姓低端人口的鄙視和打殺。

請勿忘記歷史:無情無義的共產黨曾經打著「低端人口」工農旗號造反打江山,一但造反奪權成功,成了統治階級、成了權貴資本家地主後就180度轉彎,翻臉不認人,與為他們打江山出汗出血的功臣與恩人:工農平民百姓為敵;對他們的昔日恩人反咬一口:「低端人口」。

自視為高端人口的產黨權貴資產階級地主階級統治被他們視為低端人口的工農城鄉平民百姓,構成黨民兩個敵對政治勢,這就是目前中國的政治現實。

[二] 共產黨視低端人口是罪犯

前總書記趙紫陽秘書鮑彤寫道:「上周北京一小鎮發生火災。本周全市動員清查和驅逐『低端人口』,『低端人口』何罪?他們也是人!是同胞!是公民!他們曾被毛澤東用『工農聯盟』這個詞兒尊為國家的基礎,如今成了首都員警公然清查和驅逐的對象!歧視『低端人口』能預防火災嗎?如此胡作非為,政府本身就在製造新的慘劇!」

這要看你用甚麼普價觀、站在甚麼人的立場看問題。

你用自由平等人權普世價值觀、站在平民百姓立場看問題,是共產黨胡作非為、製造新的慘劇!

希特拉用優生學概念指導,高端人種日爾曼消滅低端人種猶太人,很正確合理和必要。用共產黨用等級價值觀、站在專制獨裁的權貴資本家地主立場看問題,低端人口是罪犯,歧視和掃除低端人口是為正確合理和必要。

共產黨製造它存在和由它統治的諸多理由之中,「有敵人」是其中之一條理由。所以,在有現存階級敵人之時就以消滅此階級敵人為藉口專強行統治;在沒有現存敵人時就製造新敵人、把原本的盟友改變成為敵人。今天,曾經是共產黨打江山時的恩人與功臣的平民百姓變成了共產黨敵人之一:這個敵人叫做「低端人口」。

人們應該還記得,共產黨喉舌用「落後就要挨打」這句話自勵的話,這句話現在還適用,不過所指對象不同了:低端人口是落後人種,不但要被打,還必須給予清除消滅。

舉個共產黨消滅低端人口實例。共產黨失人性喪天理。2017年11月18日18時許,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發生火災;聚福緣公寓居住的是服裝廠工人、有的是油漆工、有的是搬運工、也有的是裝修工、快遞員、外賣員等等「低端人口」。北京傳媒對外來人員有這樣的評論:「這群北京的低端人口早就該滾出去了。」

難怪有人直指此舉就像:「清理租房的場面就像舒特拉的名單當中,黨衛隊清理猶太區一樣啊,就差上大狼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