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寧願你做個壞人,都唔好做好人

「我係好人?」你敢唔敢咁樣同自己講,今日上堂老師請示同學演讀一篇話劇劇本,同學A行出黎大聲朗讀第一句:「我就係一個好人!好……」我坐係課室抄寫緊其他科作業,就係呢句突兀嘅說話,我停咗落嚟聽。因為依家都好少人會承認自己係好人,依個社會……好人通常最後都唔會有好下場。

同學A按劇本需要和同學互動,遂指著某名同學說:「你係豺狼!」。劇本將小紅帽的故事改編,最後,我記得劇本的主角不斷地在指責豺狼,主角在寬恕和憤怒之間猶豫不定,於是我諗,究竟點樣可以睇到一個人係好人定壞人,當認清他是好是壞時,佢選擇捨棄原則,追隨壞人,為非作歹,還是反之捨棄壞人,決心當個超級英雄—好人,警惡懲奸。

但係最後捉晒每個壞人,依然有千千萬萬個壞人,好人認為呢個世界唔會因為做好事,幫人警惡懲奸,而得到相應既回報,壞人依然充斥世界,甚至對內擴張,成為每個人心裡的另一種存在形式。最後,好人當然覺得好攰,寬心、善良、樂於助人、脾性好、令到好人經常遭受各樣的傷害,刀子插滿好人的背部,血跡斑斑,最後好人把他遭受的傷害變成一種強大的力量,去傷害曾經中傷過他的人,報復之,變成壞人。

最後佢會變成點,我都唔知。我唔敢講「我係好人!」因為從來好人最難做,最容易受傷害,依句說話要講出黎,需要好大勇氣,反而做壞人可以不顧一切。做傷害人果果,一定好過做被人傷害個個,我就係度同大家講,千祈唔好做好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