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全線失救,但年青一代就是不甘心,不認命!

日前「學生動源」和「香港民族陣線」聯合發起 20 多名中學生和大專生於校外派傳單和設街站,宣揚「香港獨立,重回正途」、「衛港保民,唯有獨立」。「民族陣線」召集人阿南表示,「今年毋須再避忌,可以旗幟鮮明地講,我哋需要嘅係香港獨立」,他是中五學生。

無獨有偶,獅子會中學多名學生於接受訪問時透露,同學在國歌播放期間常聊天及「眈天望地」。中五學生蔡詩錡更坦言:「自己個心都冇唱,發緊夢」。

枱面上的政治人物,要麼替中共之高壓管治護航,要麼反抗得來畏首畏尾,個個做起分析家、觀察家、評論家。人到中年的專業精英,非籌謀移民他方,就預備委曲求存。自梁游 DQ 案發生後,無一人敢公然宣揚港獨,「棒打落水狗」者倒大有人在。20 多位年青人刻下不怕大眾嘲諷非難,知其不可為而為,「香港獨立」明顯是他們內心所想望,是他們真誠地希望實現的夢想。在混濁昏暗的世道裡,他們的堅持尤其可貴,值得讚賞。

愛國並非洗腦、強迫能夠促成。七八十年代成長的大中華派之所以愛國,源自他們對中國歷史、文學有較深認識,同時親眼目睹胡耀邦、趙紫陽等「改革派」上場,大陸從「一窮二白」變到「一部份人先富起來」,自由民主思想開始於大專院校流傳。他們覺得,中共有可能在政制發展上更進一步,因而投放不少心力關注大陸事務,生起感情,相信中共不會一壞到底。那份情感是發自內在的 (天真無知),非外邊強加。至於六十年代的「左仔」(即老左派),大都拳拳服膺過共產主義,相信過中共是最光明最進步的黨。

今天年青一代歷經「雨革」,對「一國先於兩制」、「中共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有切身體會。加上大陸人居港者漸多,其所作所為、生活方式,俱惹人反感,偏偏港共還要袒護他們,講什麼大陸機遇處處,香港不夠鄰近其他城市競爭一類廢話。年青人焉能愛中 (共) 國?

又年青一代在香港土生土長,對深圳河以北的鄉下陌生。初中中史必修科及高中中化科取消,令其對中國認知貧乏,遑論同情。習近平大權一把抓,民主無望,自由收窄。無法「兼善天下」,唯有「獨善其身」。

梁愛詩、黃國健妄圖加強國歌教育。敢問: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誰領導對日抗戰?是蔣委員長,國民政府,非中共。《義勇軍進行曲》填詞人田漢下場為何?「文革」時遭批鬥凌辱,關押於秦城監獄,活活被逼死。奴才們集體失智推愛國,只會適得其反,助燃港獨呼聲。

慶幸我城有這麼一小撮年青人,他們將會為香港帶來曙光,猶如二戰時的詹遜 (日本快將投降,詹遜馬上籌組臨時政府,迎英國軍艦前來,協助香港重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