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上周以 43 票贊成、15 票反對通過施政報告致謝議案,乃 9 年來首次。毛孟靜說:「因為 6 位民主派嘅票,被佢 (林鄭) DQ」,確實點出了反對派在議會內困窘的主因。不過,「棒打落水狗」乃人之常情,「執葉律師」何君堯乘機「抽水」:「今日不用狂點鐘,回復稍為正常及像樣的議會,這種風度、風格值得褒獎。」原來沒有反對聲音、失去監督能力、一味稱讚政府的立法會才算正常和像樣,這或許是習近平的意願,卻一定不是具有良知、具有識見的香港人所想望。

立法機關失陷,《國歌法》即將襲來,范婦人、譚惠珠往昔向英國殖民宗主拋盡媚眼,現在竟搖身一變爭做頭號愛國急先鋒,唯恐天下不亂。

什麼「我參加活動時 (播國歌) 便起立,但我是趕著坐港鐵,我不是你活動一部分,我便繼續趕去坐港鐵。這些是常理常識,如果無無謂謂去拘捕,又控告他,法院都會罵你,而且我們警隊真的很專業。」真好笑,中共及其傀儡管治下,常理常識能起作用嗎?黑警要懷疑你,你趕著坐港鐵亦可被視為參與活動一部份,有什麼稀奇?況且「警隊很專業」,委實不敢恭維。

至於「有人付出代價,才會減少犯法」,英國當年有用刑法懲罰噓《天祐女皇》的人嗎?《天祐女皇》有常常被噓嗎?何解《義勇軍進行曲》近年常常被噓,奴才們有反省嗎?

主流傳媒集中追問林鄭於亞太區經濟合作組織會議能否跟習近平會面,奴性盡現。

昔日大罵泛民左膠「和理非」的梁天琦,則在英國稱雙學三子獲釋是「普天同慶」的事,「諗返當時 (指雨革時) 嘅佢哋,就知道係先行者,佢哋係我哋行先一步嘅人,見到佢哋出返嚟係相當開心」,並表示目前已不再推動香港獨立,若香港一早落實真普選,港人就不會有要求獨立的想法。

首先,雙學三子坐的是政治黑獄,完成服務令,律政司還要上訴令其坐牢,他們理論上一天都不應該坐,何解甫獲釋就普天同慶?其次,雙學三子由始至終都堅持「和非理」公民抗命大原則,梁不是另起爐灶,講「以武抗暴」麼?何來今天三子成為「先行者」?是梁變了,抑或其一直假裝勇武,欺騙新東六萬六千選民?其三,「香港一早落實真普選,港人就不會要求獨立」,政治現實的確如此,但梁不是要揭櫫「香港民族」大旗,借助學苑《民族論》的「民族自決」主張爭取香港 2047 獨立嗎?目前不再推動港獨,他是否對「香港民族」一整套論述真心服膺,頗值得疑問。

溫和泛民學者如張達明,指《國歌法》日後執法不會有困難,因為巿民亦可協助執法,變相默許《國歌法》在港實施。宗教領袖如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楊鳴章,稱「唱國歌是自然事,若堅持不唱,根本是違反社會常態」。

我城全面墮落失救,香港完了,如無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