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親中愛國出席什麼「國家與香港」研討會,清一色是騎呢怪。

為表達對偉大祖國的熱愛,振英哥率先扯頭纜,面不紅耳不熱說:「喺大家嘅大名入面,至少有 50 位個名入面,有個『國』字,或者有個『華』字,說明我哋香港人內心對國家、對國家發展、對民族復興嘅冀盼。」

喂阿哥,你姓名入面有「振英」兩個字,難道希望「振興英國」?Don’t be stupid,好不好?

「老屈」完在場香港人,還要說:「有一種行為,古今中外,都係犯法,就係殺人,而且會處以極刑。但有一個例外,古今中外,都有呢個例外,就係以國家名義去殺人,是合法的……」

以國家之名殺人無問題,1989 年阿哥你就不要譴責解放軍開入天安門殺學生!還有,國民黨蔣介石於「四一二事件」大殺共產黨人也應該合法,為著中華民國長遠發展、安定繁榮,殺少許共黨分子有什麼大不了?中共醜化老蔣的神劇應該回收翻拍。

最可笑提到「學校畢業典禮奏國歌,有人擔遮,但無人處理這些學生,亦無人處理這些校長」。

誰會做最高領導做到如此記仇記恨?祖堯 BB 以為跪低舔共可保平安,人家現在要求處理你,出來回應兩句吧!

不過,低處未算低,「頭號梁粉」陳啟宗忽然「仇幼」,指:香港年輕人大多自我中心,認為「全世界圍繞自己轉」,對外國政治及工業環境未有深刻認識。相反,中國人「好吃得苦」,「抵佢地發達」。

陳君說得沒錯,深圳夜場的囡囡的確很吃得苦,影視界亦如是,否則「誰人及我驚天動地,連流淚都覺嫵媚」的范冰冰怎會連王岐山都……中國人真是非常懂得搵錢,特別是拿渣錢、皮肉錢。

話口未完,雷鼎鳴這位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竟然自爆:「我識得有大陸朋友叫雞 (召妓) 嘅,佢話叫雞都可以拎部手機出嚟 (用手機付款),香港呢啲嘢仲未做得到。」

Oh my god,堂堂大學教授與「宿娼嫖妓」之徒為伍而不以為恥,簡直比五代時期的馮道更加不要臉。他定會和吳亮星一見如故,尚記得「五條書局友,被傳係分別先後坐『洗頭艇』偷渡回內地宿娼嫖妓」?

當「老屈」、無腦、記仇小氣、唯錢是尚、恬不知恥的騎呢怪做了在上者,指手劃腳,擺出一副長者教訓幼小的口吻,香港焉能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