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文含有劇透,敬請讀者留意。

以我所知,《空手道》應該是百分百港產片,但全片充斥著日本文化,而且完全沒有違和感,何解?因為日本文化早已融合香港人的生活。

當女主角平川真理(鄧麗欣飾)在電影初段的獨白中,介紹自己父親平川彰(倉田保昭飾)在某年從日本派到來香港做大丸百貨的經理時,我心中暗叫一句:「大丸有落!」1960年在銅鑼灣開業的大丸百貨,陪著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成長。我是1977年出生的一代土生土長香港人,我的童年回憶之中,但凡在港島區坐小巴,每到銅鑼灣,總會有乘客大叫:「大丸有落!」。

《空手道》雖以武術為題材,但絕非傳統的香港武打電影,我會歸類為小品電影(這只是個人觀感,絕非嚴格的學術分類),透過很多細小支節位,去引發觀眾共鳴。又例如即使我未曾學過空手道或任何武術,但只要看到電影中經常有演員穿起日式格鬥道袍,便極有代入感,因為電子遊戲Street Fighter主角阿Ryu的形象實在太過感入民心!像我這一代,要找出一個未打過Street Fighter的人實在太難,像我這般一放學便跑入機舖挑機的,你身邊總會有三兩個有這種少年回憶的朋友。1993年,由王晶執道的《超級學校霸王》就明抄Street Fighter入面的角色(據維基百科所講沒有購買版權),本文我沒打算討論抄襲是對或錯的問題,我只想說日本文化跟香港文化早已完全融入。

電影第一幕,啞狗(歐錦棠飾)辛苦做完上擂台捱打表演後,發現自己被老闆剋扣工資,正在據理力爭卻被老闆反串一句:「你估你自己真係街頭霸王啊!」然後就見啞狗小心翼翼地摺疊自己的鬥格道袍,這些小細節都是電影符號用以勾起大家童年回憶。

戲裡戲外,香港人生活如何受日本文化影響,相信大家隨時可以數得出好多例子。而近年,來自中國的一股文化熱潮,不斷大舉吹襲香港,典型的例子莫過於廣場大媽舞。電影中日本人平川彰閑時坐在公園裡,在他前方空地就有一班大媽跳著廣場大媽舞,看到這場戲,我心裡亦暗笑了一聲。日式和當代中式化放在同一空間,形成鮮明對比,你喜歡哪一樣呢?我覺得導演高章之處在於,沒有刻意醜化大媽舞,在電影裡亦沒有作出任何批判,反正就是將大媽舞好生活化地展現在香港目前環境。然而,普遍香港人喜歡日式文化還是這股近年興起的中式文化,相信導演乃至觀眾自己早已心中有答案。

面對不如意的環境,香港人應該如何自處呢?這電影除了女主角平川真理有比較多個人獨白式的牢騷外,其他人的對白不多。男主角陳強(杜文澤飾)我見他在電影裡講話不多,可說是惜字如金。而啞狗在角色設定上索性安排他做一名啞巴。埋怨誰誰誰,發牢騷都沒用,最重要是自己爭氣,做場好戲,對得住自己。陳強鼓勵平川真理想取回屬於自己的業權嗎?不要再怕輸和逃避了,認認真真去打一場搏擊賽,即使輸了都要站著來輸。這既是日本武士道的光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