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幾日,巴黎傳來消息,香港成功爭取為2022年同樂運動會嘅主辦城巿。同樂運動會始於1982年,四年一屆,一直都由歐美城巿主辦,係LGBT+最大嘅體育盛事。2022年將會係運動會首次係亞洲舉行。對香港來講,係2009年主辦咗東亞運動會之後最大型嘅運動項目,預期會吸引一萬五千位運動員同多達四萬名觀眾,經濟貢獻將在十億之上。

不過如此盛事,幾日以來新聞靜得恐怖。除咗職責所在嘅平機會出來撐一下,反同領袖明光社出來插一下之外,社會幾乎冇咩講。其實今次申請,係由民間團體發起,政府一直都冷處理。上星期巴黎嘅最後面試,同香港競爭嘅華盛頓特區由巿長領軍,基本上成個巿政府全力支持。而香港就只有幾隻身無官職嘅傻佬同ABC,一睇就知道香港政府只係礙於面子,唔可以阻止民間為香港做野,實際上預期香港會輸,等班同志死心。

依家贏咗,即刻變成執政危機。港府唔撐,就會俾班左膠圍插。港府肯撐,問題更大。深圳河以北雖然已經將同性戀非刑事化,但係政府取態非常明顯。除咗一個杜文澤之外,大部份被北京拒諸門外嘅藝人,都係同性戀者。(題外話:記得入場撐杜導嘅《空手道》)深圳河以北,仍然有好多毫無科學根據嘅治療方法,聲稱可以將攣拗直,而政府亦從未界入。最明顯嘅係西環首席愛將,竟然係議會正式辯論之中,話同性戀者係畜牲而未受指責。北方恐同,實屬例證繁多。

係現時追求事事高度統一嘅政治氣候之下,一個「中國城巿」走去主辦同樂運動會,我諗港澳辦一定已經頭痛緊。話唔定最終決策會迫港府主動放棄主辦權,到時就又一案例,北方既打壓香港文化,又打壓香港經濟。而且就算打壓同樂運動會,同志平權,步伐亦只怕唔會減慢。

香港嘅同志,早就可以係例如美國同紐西蘭正式結婚。如果係跨國公司工作,往往以因全球總部嘅當地法例,令佢地嘅配偶可以享有員工親屬福利。政府方面,一單又一單嘅官司挑戰唔同法律,逐步為同性戀者擴權。最近就有德國同性配偶,爭取工作簽證嘅親屬簽證而贏咗官司。另外又有公務員,為同性配偶初步贏咗親屬福利嘅官司。主辦同樂運動會,只係香港繼續融入國際社會嘅里程碑。

所謂港中區隔,就係體現係無數嘅生活文化分別。當一邊仍然接受「攣都拗番直」嘅土法治療,而另一邊已經搞緊同樂運動會,已經完全顯現咗兩者之間嘅鴻溝。嚴格執行國歌法、恢復中史科、強制學生現場聽李飛廢話,都唔會改變依種真實存在嘅文化鴻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