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選,安倍連任首相,華文傳媒都關注佢係咪會推動修改憲法,增加自衛隊嘅權力。現時自衛隊嘅法定權力好細,連係外地執行維和任務,都唔可以開槍自衛,反而需要盟友保護。因此,修改憲法容許增加自衛隊權力,其實係天經地道。只係強國帶頭反對,攞返幾十年前嘅藉口反對。

其實大家都明白,如果北韓唔係咁癲,日本實際上係冇原因亦冇需要擴軍。如果將北韓睇成強國嘅爛頭卒,咁日本擴軍更加係因為強國要「強起來」嘅策略。強國嘅策略好簡單,每一步都係自己破壞秩序,然後到其他人有所反應,就話對方搞破壞。如果對方有任何廉恥,退讓一下,強國就視之為先贏一仗,再前進一步。南海造島,就係最好例子。

北韓發展核武,亦係同樣概念,每一步都係擺到明做爛仔,期待對方唔敢硬碰就算贏咗。換句話講,依兩兄弟就係擺到明自己係缸瓦,明撼人哋嘅瓷器。另一句俗語就係「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所以美國有門羅主義,強國則有缸瓦主義。

缸瓦主義亦係過去二十年前嘅治港策略。尤其係英國人調教出來嘅傳統民主,既講形象,亦要矜持,結果就係每一次衝突都退讓,愈守愈失。做反對黨都講求優雅,本來已經係蠢。到對方每一仗睇準依點打落去,都唔識變陣反對,就係匪夷所思。連簡單至拉布,都要形像草莽嘅教主帶足一屆,先至識得運用,就證明佢哋有幾離地。

深黃路線堀起,除咗統獨旗幟觸動咗北方神經,另外就係佢哋考慮各種新抗爭手段。淺黃淺藍嘅支持者,唔少係中產階級,焦土策略對佢哋打擊最大。但係新一輩並非既得利益者,「不再優雅」嘅個人成本就比較低。

對付缸瓦主義,最有效嘅就係寧願同對方對撼都絕不退讓。尤其當對方時時刻刻幻想要萬國來朝,重拾乾隆盛世,對方可以扮缸瓦的地方就愈來愈細。安倍矢言修改憲法,又連贏幾屆選舉,就係日本民眾慢慢明白,只要企硬,將來先有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