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能用西方的標準去評價中國的力量,而要用中國的標準去斷定中國的實力。用中國特有的標準去評價的話,中國強大的毋容置疑的。

中國文化中,國和民是對立的。國強民弱,國富民貧,所以中國受一個強大的寡頭統治時,就是強。相反地方勢力崛起,各自為政就是亂。所以春秋戰國時,地方勢力割據,學術興盛,就被孔老二抹黑,說是禮樂崩壞,他簡單地認為只要令社會倒退到周的制度,就會令到社會和諧。歷史上,我們歌頌的人,都是統一派的人物,他們要結束分裂並不是為了人民,只是自己想做皇帝,打統一的旗號來發動戰爭,謀取利益。

剝削人民自由的暴君,反而會被吹捧為明君,獨尊儒術和科舉制度都是控制國民的手段,是商君書中弱民的重要一環。相反秦始皇焚書坑儒的罪行和獨尊儒術差不多,只因為他殺的是孔老二的教徒,所以就被說成暴君。

香港政府玩國民教育,打壓港獨勢力就是治。統一,就是治,相反地方獨立就是亂,這一切都是由統治者的利益出發,沒有人關心過國民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