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習近平五年施政,可謂乏善足陳。

「反貪」、「打老虎」雖能緩和黨內腐敗情況,其背後卻有另一番用心:剷除前朝異己。假如周永康、薄熙來、令計劃罪有應得,中規中矩的孫政才突然落馬似是習有意去走潛在政敵,打破鄧小平立下「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潛規則。又中紀委乃專門負責「反貪」之機構,但重要事務一律由王岐山拍板,人治色彩濃厚,無法建立一個程序的、具體的、監督的持之以恆的制度,一時受益委實不代表什麼。

社會民生方面,習近平誇下海口要令 7,000 多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可是,有住在甘肅省定西市臨洮縣的鄉民表示,全家每月只獲得政府 300 多元補助,脫貧根本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尤其甚者,本年 1 月推出的《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令一直幫助貧困戶的境外慈善組織舉步為艱。滅貧不成,唯有改口,非沒有貧困人口,僅沒有絕對貧困人口。語言偽術加上浮誇風,跟毛澤東年代有幾分相似。

經濟上,有股市有樓市,惜乎通通擺脫不了中央插手干預、刺激,經濟自由欠奉。官方呼籲借改革創新的「東風」,掀起「大眾創業」、「草根創業」新浪潮,結果導致很多缺乏創業能力及才幹的人都一窩蜂投身,得不償失,連帶以創業作招徠的咖啡店 (原意讓創業人士坐下交流) 生意亦大減。

揭櫫「依憲治國」大旗,《百年憲政》製片人沈勇平被判監禁一年;高舉「依法治國」,多名維權律師先後被捕。自由派政論雜誌《炎黃春秋》還遭到整肅。「七不講」等於否定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和司法獨立,代之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強軍夢」、「核心」、「統帥」(2008 年金融海嘯下的經濟高速增長及京奧成功,使中國大陸民族自豪感高漲)。

「十九大」即將召開,嚴冬會否變得更寒更冷,倒車會否開得更後,教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