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引以為傲的孝,代價就是犧牲了後輩的利益來建立一個穩定的社會。孝並不符合道的標準,所以不存在所謂的孝道。中國的統治者利用孝作為統治工具,家長利用孝來勒索孩子,是毫無人性的表現,人在缺乏人性的環境下成長,也只會是一個悲劇。

香港的學生自殺,和孝有緊密的關係。父母望子成龍,可惜他們並沒有龍的血脈,所以無奈如何強逼子女學習,也成不了龍。一個小孩背負上父母貪婪和慾望,自然是每日活在痛苦之中。畢竟望子成龍比自己成龍更加輕鬆。加上孝是個強力的壓迫工具,在中國人身份之下,孝就是一個烙印。存在孝這個觀念的孩子,很難擺脫這個中國人的原罪。

學習孝,就是通往一條奴役的道路。柳下跖雖然是個大盜,不過他死了就沒有禍害社會。孔老二是個聖人,可惜死了還遺禍至今。而在孝的剝削之下,年輕人也只會像毛澤東口中的貧下中農一樣,被地主殘酷的剝削。所謂的養育之恩,其實就是一筆高利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