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內至少有四宗自殺案發生,香港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當事人尋死原因各有不同 (就讀油塘天主教普照中學的 17 歲中六學生因抵受不住學業及朋輩壓力跳樓,27 歲姓譚的男子疑工作問題不開心跳樓,39 歲英籍人士擔心母親病情吊頸,11 歲小六學生疑父母感情生變及憶念年初自殺的祖母輕生)。然而,種種不幸交織堆疊,竟組成一普遍絕望及失落的圖景,教人唏噓。

香港死矣,在這裡土生土長的新生代也跟著殉葬,上天很殘忍。

勇敢了結自己生命從來不是一件易事,由衷佩服及避免苛責實屬必須。人死如燈滅,但願去世者安息,放下生前諸多鬱結悲傷,不復懷有怨恨。要怨恨,請由在生者接棒。

老子《道德經》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人自張開口呼吸第一口氣,上天即不斷肆意作弄,未曾留情。根據存在主義者 (如海德格、沙特) 見解,人不過被投擲到世界中,所謂「被投擲」,實際等於被丟棄。人生在世,全無任何偉大目的 / 使命可言,卻要承擔著身體之欲望、倫常之責任、各方之期望。偶爾有一兩個人闖進我們生命,給予我們陽光般的溫暖,和我們靈魂有親密交流,上天偏偏把他們帶走,或令他們先死去,或令他們變得跟我們冷淡、陌生。如此反反覆覆,循環不止。上天根本嫉妒人生存,時時刻刻希望人自戕。

上天想我們死,中共及其傀儡政權尤其想我們香港人死!

試觀林鄭「我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每一日都會為香港嘅年輕人祈禱,希望他們可以有國家觀念、香港情懷和國際視野」,那份冷血涼薄、惺惺作態、矯情造作,該死的是這群假愛國、賣港賊,不是我們。

當敵人想方設法要將我們打個粉碎,我們越要挺立自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卡謬說:「人們有權享有的幸福,靠反抗才能獲得;轉身反抗不公不義,你才由奴隸變成自己!」《國際歌》:「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頑強活下去,不自殺,就是最佳報復。生存並非為著什麼意義、價值,只是為一絲仇恨、一口怨氣。

魯迅於雜文集《墳》題記講過以下一番話:「有些人們卻一心一意在造專給自己舒服的世界。這是不能如此便宜的,也給他們放一點可惡的東西在眼前,使他有時小不舒服,知道原來自己的世界也不容易十分美滿。蒼蠅的飛鳴,是不知道人們在憎惡他的;我卻明知道,然而只要能飛鳴就偏要飛鳴。我的可惡有時自己也覺得,即如我的戒酒,喫魚肝油,以望延長我的生命,倒不盡是為了我的愛人,大大半乃是為了我的敵人,——給他們說得體面一點,就是敵人罷——要在他的好世界上多留一些缺陷。」

年青人,好好領悟參透,唔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