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香港從來將運動員放在一個毫不顯眼的位置,甚至乎有種「地底泥」的感覺;但每當有香港運動員揚名國際,凱旋歸來的時候,總有一班忽熱的支持者會說一句「香港運動員好波」、「香港運動員勁揪」,但當熱情過候,支持者會忽然冷卻,繼續如常生活。

真心說句,那班噁心的政客、當權者尤以無恥至極,為了經濟成本,一直就以不同的方式打擊香港體育發展,面對冷門的體育運動,更不要說資助,就連場地都無法提供;運動員只好自資出賽、聘請軍醫、教練,於國外借用場地訓練,坦白說你又知幾多?

你忽然的熱情並未有帶動了香港的體育發展,處於水深火熱的運動員仍是依舊不改。香港人永遠著眼於「勝」,熬不住「輸」的局面!彷彿「輸」了就是十惡不赦的,民族被清洗,人民活在失敗的過去。

你的一句黑哨,我的一句贏得不光彩,究竟扼殺了幾多他背後的付出;是否眼前熒幕所展現的就是事實的全部?記得奧運五環所象徵的公正、坦率的比賽和友好的精神在奧運相見;但明顯地大家視一場運動為賭注,失去了原有的運動精神。

我並不是曹星如的支持者,我只是站於一個運動員的角度去觀乎所有忽然支持香港運動員的人;我毫不否認曹星如、楊文慰的成績產生了一種明星效應,大家的重點並非研究他們的比賽表現,而是他們能擦新記錄與否;這種支持運動員的心態確實不得要領。

坦言香港不值得擁有令自己民族所驕傲的運動員,連基本愛惜尊重也沒有,為何可以沒成本地搶光環,呃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