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加泰獨立到香港獨立,反對理據必定有:「你以為獨立了,還會像以前一樣嗎?」確實很少獨派會和人說獨立後的困境。但正常的,正如川普說要建立美墨界牆,也沒有說如何讓墨西哥承擔費用,或當墨西哥堅拒不付會如何。也如泛民不行也不說民主的真諦,因為做了就會失去權力一樣,所以當獨派談到「獨立後」,確實對困難是有避重就輕,始終要爭取大家認同,總不能說困難。

但有時見獨派,和獨派民眾的說話,感覺就像說:「獨立後,香港就會恢復舊觀。」但真是這樣嗎?其實我們知道,香港獨立等同推翻香港。矛盾嗎?獨立等同推翻,但這個是事實,我們很清楚現在掌握香港的人,只佔香港1%~3%,但香港的社會結構,商業世界,政府構成就是他們所掌握,某程度,我們是推翻這個龐大集團,推倒他們之後,香港現行制度結構,會隨之土崩瓦解,不論政制、法制、金融都會面臨重建的局面,我們是無法回頭,如果寄望香港獨立,而回到香港九七前狀況,我建議就不用支持獨立這回事。

香港一直賴以成功的地方,就是建立在:「某國的香港」,港英也好,港共也好,我們從來不是單靠香港兩個字,而因為背後的統治者,所以香港才會成功或令人重視。正是如此,香港人其實一直很明白,特別是權貴和精英階層的人,他們知道香港的成功,並不是建立在他們身上,只是宗主國利用他們,去建立香港的建制,令香港得到完善,而中共也是如此,只是大家看中當年,香港有特殊地位,和港中特殊關係,才會投資在香港身上,所以「香港獨立」是推翻過去的香港成功的地方,而獨立後的香港,面對的世界和「某國的香港」是不相同的世界。

我們更明白一點,年輕一代從未沾過港英的光彩,甚麼美好的八十年代,是與我們無緣的歷史,他們的成長是九七金融風暴,零零年科網股爆破,零三年沙士,自由行同單程證橫行,普教中年代,所以是沒有一種「香港成功有賴我」的思想,反而見到更多是香港過去,積累到今天,所謂傳統和香港人特性,所謂「獅子山精神」所帶來的腐朽。我們知道過去到現在的香港都是功利至上,金錢就是價值所在,為了成功不惜做「契弟」,壓榨其他人的利益,生活要穩定就只有賺錢買樓,成功和金錢成正比,維護宗主國就等於香港利益,不可否定這就是香港主流想法,也是統治階層和權貴共同創造的秩序,而香港獨立如果不否定這些思想,那為何我們要脫中解殖獨立?

我說的說話好像潑冷水,但如果獨派和支持獨立的人,沒有這種覺悟和準備就會輕視獨立的困難地方,就算獨立成功,也無法處理到民眾的反彈,因為從兩年前的中共,他們的行動說話,就已經是要迫使華人,只可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華道統,及中國唯一權力與政府,中共是「中華民族」的代表。一國兩制會被收回權力、少數民族只留下形式外表、中華民國要滅亡、地方語言消滅和宗教要屈服在中共,任何的中間路線,想聯中容共保現狀,都不會讓他們存在,這是可以預見的局面,民眾是要選擇獨立,還是讓中共赤化的時候,甚麼城邦、歸英、自決、泛民都沒有存活空間。因為中共是為了權力,是一定會收回權力,特別是大部份國家都對中共—束手無策時,他們更加會肆無忌憚地赤化所有與「華」有關的事物。

獨立,就是推倒重來,而未來如何先破後立,就看大家有沒有智慧、耐性、學識從舊香港取長補短,有沒有宏大的目標,去建立一個新香港,新的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