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維持皇朝或者專制政治,首要條件係理清君臣關係。紐約大學政治系教授布魯斯.布爾諾.德.梅斯奎塔所寫《獨裁者手冊》就詳細論及,專制社會裏面種種不公義和浪費,其實都係君王同大臣之間分脏,例如大而無當嘅大型基建,就容許建制支持者賺取合法但未必合理嘅回報。

歷代嘅科舉制度,製造出人數極少嘅士紳階級,就係華夏政治嘅穩定層,無論邊個做皇帝,社會都會保持超穩定狀態。後來清朝雖然加入旗人,但係人數好小,分莊政治仍然通行。到咗今日嘅黨員制度,號稱八千萬黨員,係人口嘅5%,其實都係換湯不換藥,仍然係依靠向一小撮人輸送利益,換取佢地嘅支持,形成所謂嘅建制。

香港九十年代之前,都係行緊類似制度。當日只有兩間大學,而且普遍巿民只有中三或中五學歷,自然形成一群精英。所以政府只要提供一堆福利,例如公務員、醫生宿舍,又例如各種會藉,就可以滿足一眾精英,形成開明專制之下嘅超穩定狀態。

但係依個統治模式,係有兩個缺點。第一,集中資源去供養一群建制派,可以供養嘅人數只能夠係人口幾個百份點。幾代之後,建制派人數上升到某一個點,就自然會出現分脏不均,繼而火併嘅場面。華夏歷代嘅黨爭甚至革命、日本戰國時代要求敗軍切腹、以及歐洲半強迫將貴族次子三子送入修道院,係複雜嘅借口之下,實際結果都係減少建制派人數,「少隻香爐少隻鬼」。

無論歐洲定亞洲,唔同地區都經歷左幾百年或更多嘅中世紀,其中一個原因就係受過教育階段嘅人數,一直都只係啱啱夠執行政府職務,冇人去做創新事業。一直到大航海時代,歐洲嘅建制派發現與其將個細仔送入修道院,不如訓練佢地做航海士,佢地可以爭取到更好嘅生活條件。之後殖民時代,更需要無限人才,先令歐洲急速發展人才。

但係當一個社會嘅人才數量超過左分脏政治可以承載嘅數量之後,傳統嘅君君臣臣關係就會被打破。民主政治,尤其係英國本土果套,其實就係俾兩班人嘅輪流揸莊,將建制可以承載嘅數量乘二。各種自由,亦保障左無論在朝在野,都有一定保障。近二三十年嘅知識型經濟,亦只有係後現代社會,通街到係大學生,先有足夠人力去支持。

華夏自宋代開始,幾次接近工業革命都未能轉型,可能原因就係一直跨唔過心魔,唔容許自由階段成長。香港出現媚上建制派,其實並不意外。只係如果依個建制派,仍然以傳統理念為綱,卻又強求發現知識型經濟,只會發現香港社會將會永遠分脏不均,愈搞愈亂。